• 黃昏時份的高美濕地,風車、濕地和夕陽,天水彷彿連成一線,吸引大批遊客和當地民眾。張展豪攝影,台中市清水區,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 一名女孩和家人從濕地返回岸上。 一名小孩伏在爸爸的肩上熟睡。 小女孩凝望鏡頭。

  • [亂噙食評] 中環一樂燒鵝,聽講好多人話好好食,我已經避免咗繁忙時段hea整,首先講價錢,中環呢啲位,仲要燒鵝,叫埋杯凍奶茶,60蚊到,冇計。可能平時食開啲燒味飯家係大大碟,一樂啲燒鵝飯真係細過頭,係大鳩樂嘅一半,可能office友唔想太飽卦。 飯身太軟,冇飯味,太多水,吸晒啲鵝汁之後…..不過個汁係幾好,值得買佢包汁返屋企撈飯。個燒鵝,瘦,燒到有點過熟,有少少燶味,似乎有啲名過於實,講真,隻鵝未做到一般燒味鋪嘅標準,不個個汁就係超班嘅。

  • 相太多求期放幾張,呢啲位亦好多,最常見就係一堆面罩阿,又或者公仔。公仔出現嘅地點都合理,係學校(幼稚園? )但位置一定唔合理啦。但面罩係乜野一回事?面罩防到輻射?可能防到吸入輻射塵嘅。但點解會成地面罩的就真係唔明白 。

  •   這是我第一次拍攝Body modification,過程也很順利。有些人會覺得自己應該是多一樣部分,有些人會覺得自己少一些東西。

  •     Chernobyl 話哂係全球廢墟大佬,無錯,我好認同。因為呢個區域,有唔同種類嘅廢墟,但係事實上,入去影相就係影垃圾,一堆唔只係舊 仲要爛鳩哂嘅野 呢個地方雖然背後係有一個好慘痛嘅歷史,但其實有好多野係好唔合理,好多位置擺到明係安排過,什至係擺左一啲「道具」去比人影相,而呢十張圖係我覺得比較真實嘅野 我對切爾諾貝爾事件真係冇太深入了解,我唔明白點解呢個地方會亂哂,明明爆核電廠,漏輻射,走人,係好短時間嘅事,理論上啲野唔會亂架。雖然有可能係之後有部門去清除污染物,又或者有人去將值錢嘅野拎走哂所以亂哂,但我覺得我要見到嘅野並唔應該係咁 Chernobyl 係值得去,一定要兩日團。但真係一次就夠,或者有機會,我可以冬天去join 個一日tour去再睇下落雪嘅呢個地方係人地所謂嘅幾靚嘅 。

  • 這次想談論一下失敗者 自問:整天都抱怨,這很失敗者,應該是你不夠努力吧 自答:其實我不是簡單的青少年抱怨,而是有些實際的問題,單靠意志和努力是解決不到的,連時間也解決不到,是一種無力感的抱怨。自身的人格、家庭問題、人際關係、社會問題、政治因素等等,這些問題是解決不了,是對世界的無力感,世界只是一個重覆問題的地方。 自問:為什麼有時不想自己變得有能力一點 自答: 香港人哪會有時間。有能力終須乞食、自己出現這些消極想法,就是失敗太多次,體現自己是多麼那弱小,加上種種的因素不能阻著自己成功。也許知道這裡沒有機會給人。 自問:為何那麼多人想成功呢 自答:成功那處其實真的那麼好,被人們描寫到生活無憂,功成背後帶來的負面事情卻沒有提及,因為嘴邊掛著「成功」的人,只是處於永遠得不到位置去觀看功成,幻想成功是多麼美好,不斷標籤成功是怎樣、失敗是怎樣。 自問:功成和能力關係。 自答:能力和成功一定有關係?許多無能者都做了管理級別,沒有直接間係。
1 2 3 4 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