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在六月三十日晚於尖沙咀鐘樓廣場舉行「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宣揚香港獨立理念。因警方及康文署嚴密封鎖鐘樓,繼轉往鄰近尖東市政局百周年紀念公園架設講台,仍遭警方阻撓。主席陳浩天被大量警察包圍,差一點因「一人非法集會」被捕,運送音響設備的大學生,亦被警察帶走。因此集會被迫取消,改在香港浸會大學參與學界聯校舉辦之記者招待會。

「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這句話不是我無知的戲言,背後有慘痛的歷史,是血腥換來的教訓。 一九七五年,赤柬攻入金邊,各國外僑紛紛到自己國家的大使館躲避,其中最多是美僑,他們帶著全家大小,連家中的狗,和幫美國人做事的當地人,都被帶進美國大使館,由大使館坐直升機到停在海上的美國軍艦,撤離柬國。金邊的華僑更多,他們也涌到中國大使館前,但大使館大門緊閉,室內窗帘落下,任憑華僑涌在門前叫喊,使館人員充耳不聞。其後華僑經歷赤柬大屠殺,死亡以百萬計,無數華人經大逃亡歷盡悲慘歲月,部分人僥倖逃到泰柬邊境。過境後,這些柬國華僑拉起橫額,上寫:「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1 一九九八年,印尼爆發「黑色五月暴動」,暴徒們把華人商店財物搶掠一空後,便把數以百計的華人婦女集中起來,然後強行脫光她們的衣服,集體輪姦。有些不幸虛脫而死,更有些婦女被奸後遭拋進火坑燒死,慘不忍睹。他們還把在場的女子中較年輕的抓過來,只有十、十一歲,當著眾人施暴,在她們的母親、父親、丈夫和兄弟面前,輪姦三次到五次。曾有印尼華人逃到中共駐印尼大使館請求庇護,卻被中共大使館以不便干涉印尼內政為由拒絕。美國卻批准受難華裔的「避難請求」,並派出軍艦從印尼接回了大量華人。被救的印尼華人在抵達美國時,在船上打出了「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的橫幅。2 三十年前,柏楊寫「醜陋的中國人」,指出中國的醬缸文化,令此民族像一潭死水般永遠沉淪。他是上世紀的人,從中國逃難去台灣,在台灣身陷十年政治牢獄;書中他仍然對中華民族有希望,因為看見當時英殖香港是文明社會,台灣亦逐漸擺脫威權。他在本世紀初去世,臨終前他相信好的社會制度,終於可以令中國人擺脫醜陋的劣根性。十七年前,鍾祖康寫以一篇《台灣有權獨立》的文章,公開聲援台灣有權獨立建國,在當時主權移交不久的香港,遭受中共喉舌瘋狂攻擊;之後他和挪威妻子移民挪威;二零零七年出版「來生不做中國人」,以龐大的資料,證明中國是忘恩負義的垃圾民族,「以武力威逼要指導香港猴爬樹的中國豬,一天遇到台灣鳥,就一貫無廉恥地說:『台灣鳥,讓我教你爬樹吧!』」 二零一七年,香港淪陷二十年,我說:「寧做外國狗,不做中國人。」等不到來世,從今世起就不做中國人。只要不是中國,不管是英美法意日俄澳,做外國的三、四等人,都比做中國人活得有尊嚴。 照片:Kaiser KS 註1 註2:慘痛的歷史「寧做美國狗,不做中國人」 – 阿波羅新聞網:http://bit.ly/2qkKfJE

中國股市急跌,跌到熔斷停市,人民幣貶值,你以為走私水貨利潤大減?上水仍然通街走私犯,遍地紙箱垃圾,即使人民幣貶到跟港幣同價,中國人仍然會來港走水貨,如他們狂搶澳洲奶粉、加拿大空氣,否則不能維持生命,沒有香港,中國仆街。

  為了禁止人輿論習近平的情史,五名書店職員和股東就人間蒸發了,被中國特務越境擄走,因為書店出版政治秘聞的書籍,或者會出版一本《習與他的六個女人》。中共極權的腐敗,使它對於真相和真話,陷入歇斯底里的恐懼中,一些資訊、一種方言,都令它渾身顫抖,唯一的反應就是逮捕和滅聲。受政治迫害的人,最可怕的下場,是被滅口後偽裝「自殺」,李旺陽就是血淋淋的例子。 即令釋放,他們親人所受的煎熬,實在不足為外人道。李波被囚禁其間,他的妻子舒非連日為丈夫奔波,身心俱疲,還要被政府和主流媒體惡毒抺黑「嫖妹被捕」;瑞典籍桂民海被擄走兩個多月,女兒Angle向瑞典政府求助,形容「每天都非常擔心政府的安危,希望他可以盡快回家。」一字一淚,只有禽獸不如的極權政府,才不重視人命和尊嚴。 上世紀,有近百年的痛苦歲月,台灣的綠島都用作囚禁政治犯和思想歧異分子,直到解除戒嚴為止。綠島上有一座人權紀念碑,碑上刻著受難者的名字,碑文寫道:「在那個年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被困禁在島上的孩子們,長夜哭泣!」一九九年落成石碑,當時總統李登輝向受難者道歉,保證那個讓母親哭泣的時代,永不允許再臨。 香港人需要為一代抗爭,取回那個「不讓母親哭泣」的時代。 文豪 二零一六年一月七日

  「銅鑼灣書店」專門售賣中國的政治禁書,如領導人的秘聞書籍、中國流亡作家的著作。從去年十月起,書店店長林榮基、股東桂民海、呂波和職員張志平,先後在泰國、深圳和東莞失蹤,去年十二月三十日,股東李波在香港被中國公安越境擄走,回鄉卡和護照仍在香港,不久他太太接到一則深圳來電,丈夫被迫使用普通話,告訴她:「暫時不回去」、「他們要我協助調查,如果表現合作,可以從輕發落。」從這些話看來,李波應該身陷中國的情報機關,其餘四人恐怕亦遭受同樣厄運。 中國公安越境據人,五個人先後失蹤,主流傳媒禁若寒蟬,警察投閒置散,若非李波妻子報警,引來國際傳媒關注,五個人就無聲無息地消失了。極權政府的最大特點是:不把人當人,尤其不把殖民地的人當人,從立法會否決把此案加入議程,議員吳亮星惡毒抺黑受害人:「五人北上宿娼嫖妓被捕」,無線新聞馬上配合造謠,可見港共政權毫不重視香港人的生命,這個特區政府,不是香港人的政府。 英國《獨立報》評論:「香港的自由社會告終,英國亦不會干預,香港只能靠自已捍衛自身的權利。」反抗中國殖民,是香港人的唯一生路,如卡繆說:「我反抗,故我存在。」香港的苦難和屈辱才剛剛開始。

二零一六年,香港進入紅色恐怖的殖民歲月。「銅鑼灣書店」專售賣中共內幕、 貪官醜聞等揭密書籍,中國公安就越境擄人,包括老闆先後五名職員人間蒸發;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香港民族論》,港大學生對抗港共政權,梁振英就派李國章整治港大,還有來勢凶凶的《網絡廿三條》和高鐵「一地兩檢」,這就是中國的極權統治,充滿屈辱和恐懼。

楊衛隆:二零一六年,香港樓泡大爆炸,重演日本大通縮,但由中國政府執政,則死路一條。 日本通縮二十五年,還有很多優良企業,街道仍然整齊乾淨,絕不會學習第三世界的落後文化,即使有貪污腐敗,始終也是先進國家。 香港原本是「東方之珠」、「國際金融中心」,但中國帶來了第三世界的官場文化,中國的法制和金融制度殘缺不全,官場貪污腐敗,環境污染,文化落後,中國人可以隨地拉屎和打人,官二代和富二代皆不似人形。 一九九零年,日本泡沬經濟爆破,當時全球經濟環境不壞,商品價格沒有暴跌,日本的經濟如日中天,仍有大量儲備,還有減息空間。現在香港的樓市泡沫卻遠比當年日本嚴重,卻沒有日本的工業實力,而且有聯繫匯率,港幣掛勾美元,令貨幣政策動彈不得,無法調整。 當今香港的政治完全受中國支配,樓價離地萬丈,美國進入漫長的加息週期,全球經濟環境惡劣,香港的樓泡一定會爆破,如斯巨大的樓泡,爆破後便會出現嚴重的通縮,還會是人類史上最嚴重的超級通縮。 死到臨頭,大量不知所謂的財經演員,仍然鼓吹炒風,地產霸權和炒家像吸血鬼,可以建出「劏上劏」的棺材房,可謂滅絕人性。一班狗官只會向中共獻媚,輕輕放棄了二零一二年樓市「軟著陸」的大好機會,現在就要在美國加息和油價暴跌之下,面對樓泡大爆破。 節錄:《隆中對》第六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TJm7RJ06RI

朋友是攝影師,早前在街上工作,遇上中國和尚前來乞錢,氣憤地趕走了他。聖誕節,蘭桂坊人山人海,充滿外國遊客,一定看到中國和尚到處乞錢,或跟餐廳的食客討食物。我曾經目睹一名倒楣的中國和尚,走向數名外國人,伸出手來討錢,結果人家張手高舉半空,猛然拍下,嚇得他縮手後退,匆忙離開;也看過他們向香港人合什微笑,伸手相握,遭對方舉起中指趕走。 因為中國人的誠信已經徹底破產,繼孔子學院、食品和中國製造後,再添上中國和尚而已。中國政權只信奉金錢和權力,從沒有宗教信仰, 從近年拆毀幾千座教堂的十字架,還有多年來殘暴迫害法輪功,可見中國不容人民有宗教信仰。 中國的佛教全面由政府控制,佛寺收門票和香油,和尚是上班族,下班有老婆和孩子,穿名牌、吃肉喝酒。少林寺主持釋永信是人大代表,也是江澤民一派,習近平剿滅江派,他被弟子舉報有雙重戶籍,包養數名情婦,與尼姑釋延潔有私生子。九七後,中國全面赤化香港寶蓮寺,排斥香港的僧侣,由中國幹部出任行政總裁,是用各種手段(包括假結婚)來港「假出家」成為僧侣。 早前,翁靜晶揭發定慧寺醜聞,中國婦人釋智定假結婚來港居留,兩名「丈夫」都是中國來港的和尚,色誘寶蓮寺住持釋智慧,挪用寺廟善款,脫下僧袍後在外面花天酒地,勾三搭四,又委托別人買豪宅,遭義工揭穿後破口大罵:「你們不要『迫狗跳牆』,我不是善男信女,也不是省油的燈!」、「殺了你埋在寺院是沒人知。」那個老淫蟲釋智慧,九七年當選第九屆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零二年連任,零五年出任寶蓮寺住持,還是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今年獲政府頒授銀紫荊星章,可見香港的佛門如政府,一樣污煙瘴氣。 釋智定殺氣騰騰的一句話,用來形容中國的僧侣,可謂一語中矢:「我不是善男信女。」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中國,一個邪惡的國家,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法治水平排名卻是全球倒數第一。中國人遍佈全世界,凡經之地寸綠不留,有權有勢的人拼命移民外國,無權無勢的人更不擇手段,窮畢生之力逃離中國,這群取得外國國籍的人,同時又是狂熱的愛國份子,以當「中國人」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