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香港人過的聖誕節的方法,都是用消費的去慶祝,愈消費得多,愈有節日氣氛。這年我去了一個不是以消費主導的聖誕派對,街坊各自帶上自己的東西與其他人分享。現場更有人為街坊即場沖咖啡。

咩係本土1 何謂本土 若果唔係咁岩見到有導賞團,我諗我平時都唔會發現有呢個紀念公園同地藏王誕。一排排既花牌圍住個公園,認真架勢。 故事要由去返5、60年講前開始起。喺香港未有公屋之前,由於有大量人移民過嚟,住既地方又唔夠,就自己喺山坡到動土起「雞寮」(翠屏村徙置區)。1953年石峽尾大火之後,港英政府就開始左「十年建屋計劃」,但起既速度唔夠快,唔少人依然係住喺雞寮到。 入正題再講多少少地藏王先。地藏王被視為中國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海陸豐人以地藏王為民間信仰既中心。話說有個來自海豐梅隴村既陳姓人士,係佢家鄉既地藏王廟求左枝籤之後,就(成功)偷渡咗嚟香港同開鋪做生意,佢覺得佢成功偷渡到係得到地藏王既保佑,就大約喺1962年喺翠屏村呢頭起咗間好簡陋既地藏王廟去供奉。而且喺每年農曆九月廿三日至廿八日,都會舉行一連六日既酬神演戲(白功戲)。 1972年6月18日,呢日喺雞寮就發生咗香港有史以嚟最嚴重既山泥傾瀉。據官方記載,有71人因為呢場山泥傾瀉而死亡,有街坊就指有200人咁多。4年後既8月25日,呢到又再發生咗場山泥傾瀉,再有18人死亡。於是,政府就起咗呢個紀念公園去悼念呢班人。而咁多年嚟喺呢個公園附近既戲院都做唔住,總係有奇奇怪怪既靈異傳聞(例如無啦啦有人同你睇戲)發生,所以間戲院一直都空置。 咁呢段歷史同地藏王誕又有咩關係呢?據說當時陳氏所起既地藏王廟冇因為呢兩次山泥傾瀉而受影響,居民覺得地藏王好厲害,就愈嚟愈多人供奉佢,仲將本來豆潤咁細咁廟擴建到連大劇台都搭到出嚟。唔單止係咁,居民會喺地藏王誕(農曆九月廿三日,一連十三日)果陣訂製花牌,每日仲會有神功戲睇,廟內既檯檯櫈櫈都係由街坊捐獻。 p.s. 可以留意下最尾有幾張影花牌既近照。算係咁,竹花牌,啲字係手寫,花都叫做自己整(雖然唔係最傳統果種) 參考: http://www.wongmingempire.com/bbsw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3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1102/bkn-20161102060049646-1102_00822_001.html http://nansha.schina.ust.hk/Article_DB/sites/default/files/pubs/news-010.08.pdf Photo by D3200

昨天深水埗玉石市街- 無家者露宿的地方發生一場小火災,幸好無人受傷,通州街橋底由欽州街至北河街一段約200米,大約有上過百名的無者家,政府早前在各區(油麻地、大角咀、南昌天橋等等)用不同手段驅趕(數百萬花槽、突然起火),許多無家者搬至玉石市場最後一個能夠收容他們的地方,但是早前食環署無理地用鐵馬將木屋包圍在一個非常狹窄的空間,只有一頭一尾的出口,他們要逃走也很困難,他們大多是行動不太方便,一旦再發生火警,他們會死在無情的鐵馬之下。

海壇街收樓重建計劃進行得如火如荼,不少一梯兩座唐樓被收回,為未來發展新小社區作準備,本來屬於深水埗區南昌街,為擺脫品流複雜老深水埗的形象,南昌一號的私人住宅地址是為長沙灣,這個「新長沙灣」地區,開始變得不熟悉。

  九建的「環字街」建築透過分批強拍收購的紅磡「環字街」重建項目,環字八街天台有不少僭建天台屋,這個故事詐問了很久(2014年),一直沒有寫出來。 1970年代末大廈天台出現了僭建的屋,以鋅鐵皮搭屋,住客以新移民為主,至1990年代七樓、八樓全變成劏房了。 引述自香港記憶:http://www.hkmemory.hk/search/search?page=98&channelid=230719&searchword=(TOPICSIDS%3D%278274%27)&keyword=(TOPICSIDS%3D%278274%27)&perpage=10&outlinepage=10&templet=search_result_images_listing_cht.jsp 人去樓空,以前鋪頭是一些輕工業地方,而其他樓層都變成劏房,所有人都離開了,只有天台的居民還在,因為他們負擔不起其他地方的租金,每天都行上十數層的樓梯,屋與屋之間十分密集,令我想像起九龍城寨。我誤打誤撞之下,上到天台,看到一個小社形社區,有數戶人家(當時我沒有預計會報導,只是影相,因此沒有問到他們名字)。這幾戶人都是一些年老的居民,最年輕都是五十多歲,也有七十歲的婆婆,上落的樓梯因為被強拍,沒有照明,沒有陽光的時間都是留在天台,若果天氣不好,都會由較年輕的人「搭單」買餸。 這幾戶人是表示拒絕離開,生活在廢墟中,因為收樓公司會不斷破壞天台沒有人的屋,迫駛他們不能居住而離去,因此我一開始當初被誤以為是收樓的工人,經過解釋之後知道我是為攝影而來的,之後就聊了一會,還答應會探訪他們,可以我過了半年之後已經圍了鐵欄,這個沒法做到承諾,在2016年再回去這個地方,連鋼根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