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受到朋友的邀請,去咗第七屆出奇歡樂皇東節 2017 ,回想到市區重建計劃這樣形容 市建局經詳細考慮之後亦吸納了社區的意見,認為原有的喜帖行業曾經賦予利東街不少特色,因此決定在設計之中引入以婚嫁行業為主題的「姻園」,並希望原來在利東街經營的喜帖鋪可以返回重建後的利東街繼續營業。 當然這裡看不到任何關於婚禮的事物,這是品酒活動,也連和婚禮產生不到關係,「不,婚禮有威士忌的﹗」。那些保育的大事大非留給專業人事,我是講風花說月的事。   活動分別有十幾個品酒點,主辦單位送每人一隻玻璃威士忌杯,有啲地方係比cocktail,有啲比係比朱古力,所以佢哋要另外派發紙杯,(環保嘢留返比環保人士寫)。我想講啲cocktail鬼五馬六,見到咩香草就溝埋落去,我飲緊乜嘢?又莞茜又陳皮又青檸,想點啊?其中有一間鋪,仲要拎枝響21年(冇記錯嘅話)嚟溝梳打水,又派多隻紙杯,真係多謝晒! 有幾個品酒點,得2部升降機,每一個品酒點又相差幾層樓,上到去老闆走出嚟趕人走「夠鐘開市,快啲走﹗」。吓,屌,咁就咪撚搞喇    灣仔利東街重建項目,新聞發佈,市區重建區 http://www.ura.org.hk/tc/media/press-release/20071224

無權者的抗爭   十年前利東街街坊所發動的「無權者的抗爭」,已經撕破了市建局、城規會和地產商的假面具,所謂「保育」、「公眾諮詢」和「溝通」都是假的,只有地產霸權是真的。   「嚞帖街」是毀在地產霸權的手上。昔日灣仔利東街是印刷品製作和門市集中地,尤其以印刷喜帖馳名,故又名「嚞帖街」,靠一眾小商戶和老街坊守望相助,慢慢經營得有聲有色。十年前地產商看中地段的優勢,特區政府不理居民反對,強行重建利東街,趕走以往的小商戶,政策向地產商傾斜,手段橫蠻。   人稱May姐的葉美容,原先在利東街經營手作水晶首飾,不忍利東街毀於重建,零三年與街坊組成「H15關注組」,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協助,零四年向城規會提交了香港首份由下而上,人民規劃的社區更新方案,顧及地產商和街坊的利益,希望留下的街坊可以樓換樓、舖換舖。   然而,市建局只是地產霸權的幫兇,當年市建局諮詢公眾利東街的規劃方案,收到一百九日十六份申述,當中有一百九日十二份反對,城規會視若無睹,拒絕利東街街坊的申請,輕鬆通過市建局的方案。May姐十年辛勞付諸流水,最後在市建局清拆當日絕食抗議,怒道: 「喜帖的名氣是靠這班被趕走的老街坊所慢慢經營出來,市建局一刀打散他們不特已,還再用這種方式來逼迫他們,實在是太過無恥!」   May姐的「絕食宣言」,字字含淚: 「作為一個普通無權無勢的市民,我可以用的渠道已通通用完,我可以做的,已通通做過,但政府和市建局給了我們什麼呢?我現在已沒有其他方法,唯有透過我的身體,去做最後的抵抗,我現於利東街皇后大道東交界絕食,表達我的無限悲痛和憤怒。」   May姐和街坊阻擋不了市建局,利東街也毀在推土機下。二零一三年,地產商謊稱重建後商場部份稱為「囍歡里」,以婚慶為主題,富有香港特色云云;今天發現租戶只是售賣時裝、化裝品和餐飲,也重用「利東街」命名。地產商也承諾過讓舊商戶優先在商場㨂鋪,卻是位置欠佳的地牢樓層,而租金昂貴,只是迫死小商戶而已。   文豪 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