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廣場1.0 自2012年開始梁振英上台後,香港社會出現愈來愈多問題 ,大型示威的次數比以往更多,更第一次出現佔領新政府部總的抗爭,當年因為洗腦國民教育,需要學生歌頌中國共產黨,有一班中學生走出來反對國民教育。佔領政總抗爭由學民思潮帶起,現在為大家作一個回顧這兩年政府總部的轉變,現在政總的鐵馬就愈來愈多,表達意見的方法愈來愈受限制,是否當了這些意見是噪音呢?當年學民稱行動升級,佔領政總反對國民教育,當時學民進場時,場內基本上只有少數的鐵馬,連升旗那個台都是開放的,當時的學民仔女就在兩枝桿之間掛上寫公民廣場的黑布,在進入公民廣場的電梯附近那個空位是可以給大家使用。在立法會的空地基本上是沒有鐵馬的存在。公民廣場就在那時成為政府總部前那鎖匙圈的稱號。      公民廣場2.0 在學民思潮稱反對國民教育進入階段性勝利之後,DBC電台被停播,公民廣場的門開始關上,連升旗台都用鐵馬鎖圍著,DBC的集會不能在公民廣場1.0的台上做任何活動。這幾天DBC佔領每天都要用錢去建造公民廣場的台,政府開始收緊門常開的自由度,但是還可以給大家在廣場睡到天光。 公民廣場3.0 不公義事情又再發生了,港視因為政府黑箱作業不被發牌,這次除了公民廣場外,在立法會廣場也加上了很多鐵馬。在公民廣場與政府之間架起了重重鐵馬,彷彿就似圍牆堵著民意。     最近,反對東北規劃示威中,因為衝擊了立法會,鐵馬數目增加了,和市民的隔膜被迫推到前所未有的位置,民意對於政府來說只是一堆噪音。早前的示威都不會清場,都是示威一方宣佈退場才散去,但是在這次,權力把人力意見抬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