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一個人在生存時,不是十全十美,內心總會有空隙,不完美、不完整。總會想找一東西填補這個缺口,放縱的動機成為慾望,缺乏觀察自己的人生,慾望就會從此進入人心,慾望令人墮落。被慾望捆綁的人生,忙於追求慾望帶來的快感,沒有空間給自己思考,缺口的問題核心不會自動解決,墜落和慾念成為逃避問題的避風港。輪迴做一個奴隸。可能有人說人生苦短,去盡一點,有慾便滿足,可能我提出的修行,是一種無謂的偏執,但是我相信衝破慾望的枷鎖後,思緒會更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不是由慾望或外人驅使,什麼需要,什麼是想要。    

資訊爆炸的年代,人手一機,兼備攝影、文字紀錄、通訊諸等功能,一部電話已經能夠處理很多事情,但是過於方便,使人疏於思考,一機在手,無法自制的在滑社交媒體,許多時間處於不思考的狀態,無意識地吸收沒有養份的資訊。攝影的目的不再是「單純的攝影」,而變成「為了放上社交網站和朋友分享」的過程。 在街道上,顧著滑手機,受到資訊轟炸,錯過許多光影,滑手機成癮,通知非清不可,但過程卻沒有思考,只浪費了時間;又或者,思考了一些東西,想紀錄在手機裡,或是打算拍攝,卻因為一個「pop up notification」把思緒統統打亂。 誰有想過回到,攝影、文紀錄、通訊還是分開會是怎樣,做每一件事都要思考。

對於很大部分影相人,攝影就係器材,買了到什麼什麼名貴器材,就代表懂得影相,卻缺乏背後的思考。   在發表一張相片時,往往有很多用會標示著用了什麼器材去拍攝,什麼名貴的鏡頭,卻沒有交代交背後的想法,這不是你懂得攝影,而是,你只是很有錢,買了很多器材。   有人說香港人智商很高,笑死我喇,簡單地在按快門前思考也不會,攝影就係器材,唔好玩喇。   有人說,藝術就是離地,那你不要說什麼建國了,藝術就是反映一個民族品味,藝術可以很在地,白鐵工藝是否藝術,筷子是不藝術,日常用的字體是否藝術,很多人就不會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