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前世 頹廢在我的血液裏流動, 那就讓我在雨中,在床上, 繼續頹廢下去,直至頹廢 消失在我的血液裏。 只有一把聲音能喚醒我, 俯仰宇宙之間。 一 有人話,最好不要知道前世發生過甚麼事,因為會令你走火入魔。亦有人話, 今生是前世的延續,要你補償從前的過錯。禍因惡積, 福緣善慶,前世因,今生 果。 「你有無聽過?」老柯從容地拿起桌上的奶茶,飮一啖,「只要閉上眼,心裡從 一數到十,之後從十倒數到一,就會見到前世。」孟實不語,眼卻睜得很大。孟實, 老柯之中學同學。老柯續說:「我試過。」空氣彷彿停止流動,似要偷聽兩人的對 話。 一秒,兩秒,三秒。 「你是否講笑?」孟實笑問,「你在那裡看到?」 「昨夜我玩online…

  一 老柯每晚都去元朗大球場跑步。每次都會跑十幾個圈。對他來說,跑步可以麻醉自己,從失落的感情中得以解脫。每滴汗代表年輕人一個苦惱。 一滴、二滴、三滴、成千上萬的汗。 如果可以選擇,他絕不會來。   今晚是一個不同的夜晚。在跑步場上,老柯遇到曾經暗戀的同學——愛瑪。但她身邊有位青靚白淨的男子。   一步、兩步、三步。   老柯開始幻想: 如果碧咸沒有娶維多利亞,維多利亞可能成為我女友。 如果潘金蓮沒有遇上西門慶,她可能成為我女友。 如果梵高的表姊接受梵高,葉慈喜歡的人接受葉慈,世界就少了兩位大師。 如果小時候沒有追看勇者王,就不會知道結局。   一步、兩步、三步。 「好久不見,愛瑪。」老柯走近,輕拍她肩。 「你是?」…

我想中國人還吃右邊那種種煮熟壽司吧! 蘋果日報2014年05月08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508/18712969 中國人在國外丟架、失態事件再添一宗!一名留日的中國女生與四名友人,早前到美國總統奧巴馬光顧的日本著名壽司店「數寄屋橋次郎」分店用餐時,不僅遲到40分鐘,還因吃不慣生壽司,有人溜出店外吃炸豬排果腹,更要求店主改換成熟壽司及將餘下食物打包,事件惹店長不滿,雙方在餐廳內發生爭吵。 林初寒(23歲)於2009年負笈日本留學,就讀日本大學藝術學部電影學系,她於上月27日在微博發表千字文大吐苦水,力數由「壽司之神」小野二郎之子所經營、位於六本木的數寄屋橋次郎壽司店。她在留言指,上月3日與四名友人前往該店用餐。因下雨截不到的士,結果比預約時間晚40分鐘抵達,而因太匆忙沒向店長道歉。

在年初一時,我探訪安靜的老銅,那時是多麼美好,多麼安靜。但今天我與她分手,因為她的模樣不再是年初一見到那般。我愛的年初一的銅鑼灣,她已經變得污糟、吵嘈、有攻擊性。當中有很多拖著行理箱的人到處走,行理拖拉時發出刺耳的聲音,令我的神經變得更加緊張,面上的不耐煩表情愈來愈表現出來。如果繼續和這個銅鑼灣相處下去,我的心理定會出現問題。不時聽到許多人用方言大吵大鬧,這樣的方言並不是我們從小到大使用的,我根本聽不到在吵什麼,似在叫給兩個山頭後的人聽吧!                      寸啲都講句,點解係銅鑼灣嘅藥房見到咁多大陸人,係咪同東亞病夫有關?

在90後的眼中,大丸只是一條西環至銅鑼灣紅Van小巴線的路線牌吧。 無疑,變遷是不能完全阻止的,然而一些可以避免的變遷卻在銅鑼灣進行中。 銅鑼灣這一個地方名在我既往的印象就像港島版、高級版的旺角,是另一個港島區的不夜天,當然還有「在百德新街的愛侶 面上有種顧盼自豪」。近數月來,因為在銅鑼灣補習晚了,開始發覺這不夜天早已變成像金鐘般,十時十一時過後就猶如一個死城,就如電影中劫後餘生的場景。 在劫後餘生後,留下來的只是霓虹燈下的黯淡光芒 近年,社會上常有聲音說自由行或內地人就如蝗蟲一樣,搶奪了香港的一切,就如大路傍的店鋪逐一變成藥房、金鋪、錶行和化妝品鋪頭等,總之是一切香港人不常到的鋪頭。我們可曾想過,這其實可以是自作自受?地鋪和商店的關係就是租客和業主,除非是自置物業。關鍵是在於我們不爭氣、不團結,業主沒有留意所租給的租客的顧客是否本地人,大眾沒有時刻警醒這群業主,要本土優先,不要因利而拋棄原有的租客而租給顧客對象主要是內地人的商人。結果,地鋪慢慢溫水煮蛙,改頭換面,造就今天的情況,羅馬亦非一天建成的。 十點十一點以後的銅鑼灣,只有人等著回家 偶然還有小許本質存在 現在的老銅就像關了紅綠燈的馬路 廣告牌甚至因沒有觀眾而關燈 像灣仔、中環,當然小販這時間已收檔可以是正常的事 空虛的燈火 關燈以後有點幽深 蝗蟲的天性就是侵略,但作為農夫的又有否守護自已的農作物呢?現時銅鑼灣在不知不覺間早已變了天,地鋪變成了樓上鋪,在百德新街的愛侶前途是… 留下來的只是霓虹燈下的黯淡光芒

今日一些民間團(活化廳,德昌里等等的團體)在油麻地舉行了一連寸的運動。其中一項是打高爾夫球。 其目的是:有錢人能在那麼大的地去打球卻是平民不能享受,市民只能在城市自已設計平民版的高爾夫球。   一般在那些高級的高級高爾夫球場,不是隨意走進去就能玩的。但是這平民版卻歡迎市民即興加入的。在每一場賽事之中,不同的市民在圍歡而且有不少的交流,打氣,賽事研究。相信這些情況難在那些只有二千多人才能享用的高爾夫球找到

 拍攝時間:6月中 這個計畫分開了幾日進行,小攝就似一那些上網推銷員般站著(手持著相機),等到周邊將相機融入環境當中(約等了廿十分鐘),從而拍攝街上最的人最自然的表情。因為被攝者不察覺相機存在,他們不會做出避鏡頭那些生硬動作。 地點一: 地點二:(相中的人好像沒有見到相機的存在) 地點三:

係西環住 由海旁搬到山腳 見著士多 報紙檔 小餐館 一間一間做唔住 要摺埋 取而代之係一間又一間大鋪頭 便利店 地產 酒店 係西環真係變左 呢個咁差嘅改變 其實係我地啲街坊一手造成 – m記包可能幾好味 大家樂啲咖啡可能幾香濃 不過 我地地道嘅小餐館就提供唔到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