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教中?真的可以嗎? 最近,「普教中」議題突然成為網絡世界上的熱話,網上亦有一群學生自發成立「港語學」、「普教中學生關注組」等組織,希望令更多香港人關注這個議題。 普教中,即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自九七以後,越來越多的學校轉為普教中;現時有約7成小學使用普教中,我曾經讀過的兩所小學都是其中之一。小學一至四年級的中文課都是以普通話上的。 我當時對普教中沒有好感、亦沒反感;因為當時我能聽懂老師在說甚麼。然而,有部份同學因為不太聽得懂普通話而中文科成績不太好,到了五年級,用回粵語上課,中文成績進步許多。 粵語是絕大部分香港人的母語;以母語學習母語(中國語文)不是最理想的嗎?現在倒過來要以一種不熟悉的語言學習我們的母語,實在有些反智。 粵語比起普通話更接近古音;詩、詞、歌、賦,用粵語念起來更具神韻;尋尋覓覓,冷冷清清,凄凄慘慘戚戚。-李清照《聲聲慢》。入聲字,以普通話讀沒甚麼特別;這就是有9聲和4聲的分別。有些中文知識,用普通話教學是不能顯示出來、不能知道何解的:古無輕脣音,『「伏」低休息』、『「伏」匿匿』皆為 buk6 非fuk6 … 而很多「書面語」、「規範語」很多香港人或許會知道它的普通話如何念,卻不知粵音如何念,例如「扔」字。這個字雖然在現代寫作被廣泛應用,可是我也是到了近期,就讀普教中小學的小二妹妹問我這個字粵音如何念,才意識到自己根本不懂這個字的粵音。我再查查字典,原來是念 wing1 (榮1)。她其他的同學知道嗎?其他學生的自學能力也許沒她這麼高;而我和父親也是到了這幾天才知道這個字的讀音的,更別說二年級的小學生了。 當時接受普教中的我,並不喜歡中文科。(當然,老師的教法亦會有影響)當時小學會以普通話教授中文課的老師都是香港人,其實普通話說得不太標準。這樣,一來,會教錯讀音;二來,令教育局/家長對本地普教中老師失去信心,須由中國大陸輸入能以「標準普通話」授課的中文老師,本地中文老師教席隨時不保。 普教中的成效成疑;說甚麼在2033年全面推行普教中,其實是完全不應推行。中國自古以來的文化,蘊藏在歷史悠久的語言-粵語之中;粵語歷史比起所謂官話、普通話歷史長得多,從上古直到現代。而普通話則是近代出現的,要學習中國源遠流長的文化,單單使用歷史比較短的普通話來學是不足夠的。 普遍支持普教中的人都會提出一個論點:當習慣用普通話的時候就會自然可以「我手寫我口」了,中文成績也會進步。但始終普通話也只是「北平方言」,那些甚麼「咱們」、「雞子兒」、「甭」等等的,是「規範語」嗎?這些在「規範漢語」中是不會用到的,那也不會令到寫作成績進步的。另外,世界各地大部份的語言的書面語和口語都是有分別的,比如英文俚語不能入文;過去香港的中文教學語言都是粵語,過去的學生都能分清楚書面語和口語,避免口語入文,為甚麼說現在的學生一定要用普教中來令中文成績提升呢?況且,中文包括的不止寫作,而是聽、說、讀、寫。要寫作好,首先要打好基礎,多聽多說多閱讀,而不是應該用一種比較接近寫作的語言取代自己的語言來教學。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希特拉。中華五千年的文化最後的堡壘是粵語、閩南語,若連這兩種語言都被消滅了,和中國大陸真的沒甚麼分別了、我也只能說中國共產黨的換血大計成功了。 以往,當你說完一些話之後,身邊的朋友聽不到,說:「你講咩話?」你或許會開玩笑的說:「廣東話。」然而,現在再說同一番話,話中添了一份無奈。也許,廣東歌、廣東話電影,也將成為歷史;或許,過了若干年後,沒有人會再說:「我係香港人,我講廣東話。」 明白到現在學習普通話或許爲大勢所趨,北望神州、機遇好。我也不反對學習普通話,只是不明白普教中的用意和認為普通話無法代表中國語文,只是想盡我微小的一分力去捍衛這個語言、這個文化、這個香港。 作者:木星文

筆者認為香港絕對是一個民族(註一),在不同角度都看得出香港與中國(中共管治下的中國)的文化,教育,意識形態,語文等等己經十分不同,南轅北徹。香港是有資格獨立成為一個國家的。(若果你要是要亂扣什麼民粹、右傾等等的帽子,請便,當然也要把梁啓超、陳煱明等等之流扣上帽子吧!) 在兩者地方的發展也不同,在網上也有很的人講過,中國根本不是香港的母親,即是要收回,也是中華民國,清朝是正式讓位給當年的北洋政府,而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民族是不同的民族。香港在1842時投入了英國這個代母的養育,香港有172年的歷史(不計回歸後的歷史有155年),現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只有64年歷史,怎也說不通是一同個民族,歷史相差那麼多.............

首先請不要用什麼左什麼右的立場去看這一件事,用什麼什麼的理論、主義去看這件事,只用我係香港人這個角度去看普教中這件事,用香港人去看這件事完全不狹隘,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這些是否狹隘就留給那些學者花幾年時間去研究,我只是從一個香港人的角度出發。 普教中我一定不認同,不是狹隘的語言警察亦不是狹隘的本土想像,因為我哋由細到大都係講廣東話同寫正體中文!一個邏輯問題,有一個人,他一直是白飯作為日常食糧,突然有個大隻佬走出來迫你轉食薯仔,然後有一些人走出來批評這個大隻佬的行為,難道大家批評這班人是狹隘的什麼什麼警察嗎?因為我們本身的習慣被迫改變,我們還可以接受嗎?這是一個身分認同的問題,廣東話及正體中文是香港人的像徵,就似皇帝的權杖、和尚的佛珠、神父的十字架等等,若果和尚不是持著佛珠而是持著十字架,會是怎麼樣?道理就如香港人不說廣東話而是普通話,那個和尚是不是和尚,香港人是不是和尚? 然而有人說學中文用普通話是比較易的,因為廣東話是口語,普通話是書面語,我屌你喇!,這樣是香港,學中文用廣東語根本就是我們的習慣,也是我們認做香港人的證據,根本是兩回事,兩種言語都是雖然是用漢字來說的,不過各表代自已的文化,後背有不同的正史背景。以這種邏輯,男人和女人都是人類,有頭有手有腳,不如叫男人用女人的思維學習生活,根本是沒有可能,根本是兩回事,再看看德文與何蘭的差別,為何兩國要區分兩者的語言,為何不叫德文做蘭文? (請看這裡:http://blog.renren.com/share/1423463102/7510936855) 再講,有人說要包容這些人,我對這十分反感甚至反對,包容包容,香港這個容器容得下嗎? 我們真的要包容至溢出甚至泛濫嗎?這個問題值得需要反思,一直包容,假設前面有一杯清水,外來一些染了色的水,並進水杯內,一直不拒絕這個行動,直到最後,原本清潔的水也會被染了色的水同化了,分不清誰是清水,那個是染了色的水。 清水也會去自已的特性。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希特拉 ,中共正是走著這一條路,用普通話教中文是令到下代失去獨特性,令香港人與中國人基本上沒有分別。當這一代學生長大後,將會長成與中國無異的香港人,這樣,中共的換血的計劃就會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