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突然想到,由當初出本年初一記事講返當夜事實,直到今日多人坐監,有點感慨,自己盡了力卻不能改變到什麼(當然出書並不是什麼高成本的抗爭)。九十後的悲哀,想改變又改變不到。九十後這一代是最可悲的,那些80後都上岸(我的意思不是想指出80後並不艱難,而是90後面對卻是前所未有的困難),90後卻在香港的輝煌的後期,享受到些少的美好時光,卻要由天堂走進地獄,徒勞的反抗,我們想改變,為自己的將來爭取更好生存環境,和平抗爭過,議會抗爭,武力抗爭,被舊世紀一耳光地任推翻。90後幸福過,但是正在看見幸福失去當中,悲哀在反抗不能。如果我們沒有幸福過,我們就不用這麼痛苦,覺得世界係咁架喇,聽日要考試,咪搞喇。   我哋仲可以做啲咩? 90後通常都係岩岩讀完書/ 岩岩搵工,講移民? 哪有資本? 做社會上流? 唔好意思,仲有好多人排隊,幾時到你? 買樓結婚做平庸的人民,唔好意思喎,啲樓被上一代炒到貴晒? 講香港身份問題? 上一代掛住搵錢,放棄咗喎。現在社會各種環境,加劇世代之間矛盾,走進一個死局。   但係我們又不甘心,但是面對一強大威權集團,已經上岸/ 資本主義利益集團/ 政府 等等,處處有得吃就吃盡,我們說過,掉過石,加入體制又加入過,結果什麼也沒有改變,我們又顯得無能為力。  …

經歷過雨傘運動及年初一動亂後,抗爭意識已經下降,或是命題轉換。多是自言自語,並沒有考慮到現實的情況,政府的一方,完全在高姿態的一方,而反抗的一方如同散沙,種子就散到不同地方、卻沒有發芽,沒有成長為能夠對抗高牆的樹苖。 有些人看到香港沒有未來,已經甘心放棄一切,當一隻工作奴隸,不再為政治議題煩惱,因為他們知道是沒有方法去救香港,賺錢去享受,賺錢去移民。 有些人還會有心研究一下政治議題,還會有心有力地去進行抗爭運動,當然實際作用不大,單純只是表態行為,他們也沒有很大的能力。 有些人是不滿還在抗爭的人士的行動,揶揄他們的行為,而這些人有都能凝聚一群支持者、動員能力。可是這股動員力並不是用來對議題的抗爭,而是用來揶揄別人做得不好,製造沒有目的內鬥,又是叫支持者限量課金支持他們的移民計劃。為什麼有錢人要幫窮人買樓,對吧?有號召力的人,為什麼要幫行動派,對吧? 這些種子不會長大,4年多了,還是各持己見。卻有些人承受了代價,各人高呼一句義士,作為失去前途的回報,然後回到facebook的世界,打下字批評人、找些雞毛蒜皮的事發大來說。可悲。 可悲、軟弱、無知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