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稱香港民族黨的集會非法,全面封鎖尖沙咀鐘樓地區,官方說法是為清潔及維修,市民更加不能由尖沙咀海傍走過去尖東。

香港民族黨在六月三十日晚於尖沙咀鐘樓廣場舉行「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宣揚香港獨立理念。因警方及康文署嚴密封鎖鐘樓,繼轉往鄰近尖東市政局百周年紀念公園架設講台,仍遭警方阻撓。主席陳浩天被大量警察包圍,差一點因「一人非法集會」被捕,運送音響設備的大學生,亦被警察帶走。因此集會被迫取消,改在香港浸會大學參與學界聯校舉辦之記者招待會。

本月十一日,位於屯門中山公園紅樓的圍牆被拆掉出,被評定為一級歷史建築物而五百多萬元易手給新業主,新業主要求所有人在一星期內遷,紅樓位於綠化帶,難以發展,被人聯想起「消滅歷史」的政治任務。

咩係本土1 何謂本土 若果唔係咁岩見到有導賞團,我諗我平時都唔會發現有呢個紀念公園同地藏王誕。一排排既花牌圍住個公園,認真架勢。 故事要由去返5、60年講前開始起。喺香港未有公屋之前,由於有大量人移民過嚟,住既地方又唔夠,就自己喺山坡到動土起「雞寮」(翠屏村徙置區)。1953年石峽尾大火之後,港英政府就開始左「十年建屋計劃」,但起既速度唔夠快,唔少人依然係住喺雞寮到。 入正題再講多少少地藏王先。地藏王被視為中國佛教四大菩薩之一,海陸豐人以地藏王為民間信仰既中心。話說有個來自海豐梅隴村既陳姓人士,係佢家鄉既地藏王廟求左枝籤之後,就(成功)偷渡咗嚟香港同開鋪做生意,佢覺得佢成功偷渡到係得到地藏王既保佑,就大約喺1962年喺翠屏村呢頭起咗間好簡陋既地藏王廟去供奉。而且喺每年農曆九月廿三日至廿八日,都會舉行一連六日既酬神演戲(白功戲)。 1972年6月18日,呢日喺雞寮就發生咗香港有史以嚟最嚴重既山泥傾瀉。據官方記載,有71人因為呢場山泥傾瀉而死亡,有街坊就指有200人咁多。4年後既8月25日,呢到又再發生咗場山泥傾瀉,再有18人死亡。於是,政府就起咗呢個紀念公園去悼念呢班人。而咁多年嚟喺呢個公園附近既戲院都做唔住,總係有奇奇怪怪既靈異傳聞(例如無啦啦有人同你睇戲)發生,所以間戲院一直都空置。 咁呢段歷史同地藏王誕又有咩關係呢?據說當時陳氏所起既地藏王廟冇因為呢兩次山泥傾瀉而受影響,居民覺得地藏王好厲害,就愈嚟愈多人供奉佢,仲將本來豆潤咁細咁廟擴建到連大劇台都搭到出嚟。唔單止係咁,居民會喺地藏王誕(農曆九月廿三日,一連十三日)果陣訂製花牌,每日仲會有神功戲睇,廟內既檯檯櫈櫈都係由街坊捐獻。 p.s. 可以留意下最尾有幾張影花牌既近照。算係咁,竹花牌,啲字係手寫,花都叫做自己整(雖然唔係最傳統果種) 參考: http://www.wongmingempire.com/bbsw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3 http://hk.on.cc/hk/bkn/cnt/news/20161102/bkn-20161102060049646-1102_00822_001.html http://nansha.schina.ust.hk/Article_DB/sites/default/files/pubs/news-010.08.pdf Photo by D3200

  嘉咸新市集的新檔落成,這表示嘉咸街舊街市的回憶將會將抺去,經歷香港超過160年風風雨雨埋在新式商場之下。很多舊濕貨鋪已經空置。我第一次來嘉咸街紀錄也是晚上,也是在暗黃色的燈光之下拍攝,對比真的很大。 【2014年的嘉咸街】 http://bit.ly/1W6gnFw            

海壇街收樓重建計劃進行得如火如荼,不少一梯兩座唐樓被收回,為未來發展新小社區作準備,本來屬於深水埗區南昌街,為擺脫品流複雜老深水埗的形象,南昌一號的私人住宅地址是為長沙灣,這個「新長沙灣」地區,開始變得不熟悉。

國家身份的認同,不在民族自豪,在於羞恥心。當立法會選舉結束,你為香港人的所作所為感到羞恥,分擔羞恥,就會牢牢記著這個群體。 「世代懺悔錄:香港前途考古札記」這個專頁,在立法會選舉過後不久,由一位長者開設,藉業餘考古,重組八十年代至今的史料,深切自省,思索未來。他懺悔道:「為何香港弄至今天田地?很多人指責年輕人搞事,其實做長輩有更大責任。我成長經歷前途談判、主權移交,見證中共走數幾十年,整代人無奈接受,不但無奮力抵抗,更陷於失憶,持續受騙。如今香港面臨二次前途問題,自問能做不多,但仍想盡綿力藉業餘考古重組記憶,回顧走過的路,深切自省,也盼未來世代在前人血淚中汲取教訓,有智慧有能力扭轉乾坤,掌握自己命運。」 政黨交替、總統輪替,在一個安定的社會,不會影響到市民的生活,市民擁有不理政治的自由。但香港人活得很累,特首選戰權鬥、中國江派鬥習派,美國杜林普和希拉莉競選總統,統統都會影響自己,香港的命運,如波濤中的一葉孤丹,處身在雲譎波詭的政治鬥爭𥚃,久久不能安定。 要掌握香港的命運,必先要瞭解香港人,瞭解香港人的民族性,因為性格決定命運,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府。「香港人是抵撚死」,這句話是善人的吶喊,智者的嘆息,也是反省的智慧。那位長輩有愧於年輕人,尚懂得自我懺悔,我們活在當下,更要反思自己的劣根性,正視自己的真面目,不要把所有的罪惡都推給梁振英,或者港共政權,照一照鏡子,鏡中是否一個醜陋的香港人? 照片: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  金鐘夏慤道 攝影:文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