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9月時,香港受到竹山吹襲,到處塌樹。當局以斬樹方法清理,3個月過後,斷樹還在,有些死去,有些長出幼苗。在斬樹重災區拍攝看到風災的威力,也看到無情的管治手法。       

經歷過雨傘運動及年初一動亂後,抗爭意識已經下降,或是命題轉換。多是自言自語,並沒有考慮到現實的情況,政府的一方,完全在高姿態的一方,而反抗的一方如同散沙,種子就散到不同地方、卻沒有發芽,沒有成長為能夠對抗高牆的樹苖。 有些人看到香港沒有未來,已經甘心放棄一切,當一隻工作奴隸,不再為政治議題煩惱,因為他們知道是沒有方法去救香港,賺錢去享受,賺錢去移民。 有些人還會有心研究一下政治議題,還會有心有力地去進行抗爭運動,當然實際作用不大,單純只是表態行為,他們也沒有很大的能力。 有些人是不滿還在抗爭的人士的行動,揶揄他們的行為,而這些人有都能凝聚一群支持者、動員能力。可是這股動員力並不是用來對議題的抗爭,而是用來揶揄別人做得不好,製造沒有目的內鬥,又是叫支持者限量課金支持他們的移民計劃。為什麼有錢人要幫窮人買樓,對吧?有號召力的人,為什麼要幫行動派,對吧? 這些種子不會長大,4年多了,還是各持己見。卻有些人承受了代價,各人高呼一句義士,作為失去前途的回報,然後回到facebook的世界,打下字批評人、找些雞毛蒜皮的事發大來說。可悲。 可悲、軟弱、無知的種子

  由2010年反高鐵的示威開始,8年的反高鐵的示威,如今看到成果,終是鬥不過威權。  

警方稱香港民族黨的集會非法,全面封鎖尖沙咀鐘樓地區,官方說法是為清潔及維修,市民更加不能由尖沙咀海傍走過去尖東。

香港民族黨在六月三十日晚於尖沙咀鐘樓廣場舉行「哀悼香港淪陷二十年」集會,宣揚香港獨立理念。因警方及康文署嚴密封鎖鐘樓,繼轉往鄰近尖東市政局百周年紀念公園架設講台,仍遭警方阻撓。主席陳浩天被大量警察包圍,差一點因「一人非法集會」被捕,運送音響設備的大學生,亦被警察帶走。因此集會被迫取消,改在香港浸會大學參與學界聯校舉辦之記者招待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