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六立法會新界東地方選區補選,六號參選人本民前梁天琦,最終得66524票,佔15.38%得票百份比,在七名參選人中排名第三,落選今次新東補選。 梁天琦向支持者致歉,孤負了大家的期望,他說:「時代革命是屬於大家,並非本土派獨有,每一票都是屬於大家,只要有信念,就應該全力以付,本土派將會捲土重來。」 雖然梁天琦落選,但公佈結果時,現場的支持者仍然熱烈歡呼,高唱「城邦會戰勝歸來」離開時他向各人謝票,包括七號楊岳橋的支持者,也跟他握手祝福。 年初一旺角衝突,當晚「本民前」自發保護小販,很快被警察暴力驅散,發言人梁天琦被捕,他被控以「暴動罪」,獲保釋外出,四月七日再提堂,期間繼續參選二二八新東補選。 由於「本民前」多名成員被捕,組織陷入半癱瘓,選舉事務處在投票二週前,以抵觸《基本法》第一條為由,拒絕免費投寄梁天琦的選舉郵件,數量高達五十萬份。政治打壓令到民情沸騰,本民前迅速得到社會各方緩,除了「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院」、「青年新政」和「調理農務蘭花系」等組織,梁天琦的港大同學也出力支持,還有大量市民自發,幫助本民前擺設街站、張貼海執和橫額,網上各種宣傳更是聲勢浩大。這個選舉工程,從無到有,主要都是年輕人自願參與,加上社會的熱心人士,在短時間之內迅速建立起來,熱血公民Marco被控襲警,判監四週,甚至在獄中向囚友拉票。

  二二八新東區議會補選,所有的焦點,都落在本民前梁天琦和公民黨楊岳橋之爭,前者異軍突起,後者面目模糊。因為一個梁天琦,就令原本無人問津的補選,變成萬眾觸目的勝事。 梁天琦參選具有時代意義,我在他身上同時看到三個人的特徵:周子瑜、洪慈庸和林昶佐。周子瑜揮青天白日旗,遭黃安檢舉,面臨中國全面封殺,卻得到台灣人的支持;㓋慈庸以素人身份參選,背負弟弟的生命,起碼有正當職業,還有一個時代力量,梁天琦的處境比她們惡劣百倍。 梁天琦只有二十四歳,還是一名港大生,本土民主前線資源貧乏,成員很多是學生,但他們處身於大時代,承受的巨大苦難,連成年人也未必能抵擋。 年初一旺角騷亂,當晚本民前自發保護小販,很快被警察暴力驅散,梁天琦早在警察開槍前就被捕了, 卻被控以「暴動罪」, 成為政治犯,罪成最高可判監十年。黃台仰失蹤前留下錄音,寄語港人:寧為玉碎 ,不作瓦全,至今音訊全無。梁天琦是背負著同伴參選,還有為下一代奮鬥的夢想。 二二八新東補選,本民前陷入半癱瘓,梁天琦迎難而上,港共政權動用國家暴力,瘋狂打壓本土民主前線,指示警察沒受一千件選舉背心,封殺選舉單張,同時泛民和公民黨譴責暴力,連港大校方也是,許多冷漠殘酷的人對他們冷嘲熱諷、造謠抺黑。當今香港有如戒嚴時期的台灣,中國國安跨境擄走《銅鑼灣書店》五人,港共政府也不聞不問,現在黃台仰人間蒸發,實在令人擔憂,他和梁天琦隨時成為香港的鄭南榕和陳菊。 面對國家暴力,公民若用完體制的手法,最後的反抗方式就是公民抗命,它是出自良心的違法行為,令到立法會的制度崩壞,公民黨是罪魁禍首。 二零一一年,公民黨五位立法會議員,除吳靄儀一人外,其餘梁家、陳淑莊、余若薇和湯家驊四人,皆投票讚成修改議事規則,令往後所有小組委會主席,獲得權力驅逐議員離場,促成今天立法會的制度暴力,今天告急拉票,還好意思說要保存地區議席,令建制派無法修改議事規則?不是侮辱選民嗎? 公民黨余若薇曾經在臉書「寫」了幾句,為楊岳橋拉票,不屑道:「論才幹,論能力,論為新東既付出,梁天琦、黃成智、周浩鼎都唔係楊岳橋個班。」惹起公憤,後快就刪除了這篇帖文。即使余若薇的臉書由他人管理,帖文並非出自她的手,也代表了公民黨的立場,看不起梁天琦,卻不得不承認他民望急升,威脅到楊岳橋,故傾全力攻擊他。 台灣大選,時代力量林昶佐異軍突起,國民黨老立委林郁方氣急敗壞,在投票前抺黑他:「頭髮比女人長,心理不正常,曾經在中正紀念堂焚燒國旗,一旦進入立院,國會可能變得異常,國家也可能陷入危機。」但對林昶佐絲毫無損,只反映這個老人與時代脫節,民眾馬上指出蔣家第四代蔣友柏、總統馬英九女婿蔡沛然也曾蓄長髮,教老國民黨情何以堪? 這次旺角起義,老公民黨譴責暴力,站在極權一方,已經失去黨格和民意,更是與時代脫節。香港已出現自己的革命、政治犯和白色恐佈,這場二二八選舉意義深重,是一個小型的、單選區的民意公投,對暴政的抗議。未來會充滿苦難,卻是走向民主的必要之惡,我們要站反抗者的一方,故我支持六號梁天琦。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