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影響的石牆樹長於般含道底部,鄰近醫院道,兩條道路狹窄,常有車輛不小心碰撞樹幹,損及樹木。路政署一直置之不理,沒有即時補救,任由樹根的傷口腐爛,也不安裝指示牌提醒司機慢駛。樹木受傷,竟然愛理不理,等它腐爛直至被人斬殺或是倒下。政府不只與全港市民為敵,也與全港樹木為敵。 路政署早前罔顧民意,早前漏夜偷斬般咸道四顆石牆老樹後,事後在切口塗上黑漆,徹底扼殺樹苗再長的生機,如今磨刀霍霍,接下來要斬位於般含道及醫院道交界的細葉榕石牆樹。在7月尾般咸道塌樹前,該棵石牆樹一直被評為「整體結構沒異常」,現在路政署突然改口,稱該樹已惡化,沒有補救方法,須予移除。 二零一三年,路政署在《石牆樹管理指引》描述石牆樹為全球獨有的文化遺產,承諾妥善管理,大概就是快刀斬亂麻,漏夜趕工,不給市民機會搶救。   《石牆樹管理指引》 :http://www.trees.gov.hk/filemanager/content/attachments/Guilelines_for_stone_wall_trees_Chi.pdf

「騰躍於鬧市海港,愛在舊城窄巷。」這是原曲其中一句歌詞,當年有人改成「誰製這亂世香港」、「怨恨令人發慌」可謂早悉先機,上週路政署突斬般咸道的四棵石牆老樹,拆百灣仔同德大押,還有緊接的元朗洪水橋新發展區,開發東大嶼山,香港的舊建築岌岌可危,當剷平一切舊建築後,挖走山河大地,市民何來「舊城窄巷」去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