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鐵執行法例有兩套標準,對走私犯寬鬆,但對市民在站內交易嚴苛。 有市民在臉書群組「球衣自由買賣」貼相,指在旺角站交收貨物時,當場被港鐵職員捉住,像警察「炒牌」,警告他再犯會罰款五千元。 如果港鐵決心打擊站內的交易活動,最急切需要執法的地方不是旺角站,而是走私犯活動猖獗的上水站,每日都有走私客上落水貨,衝閘不過磅,比網購交易活動嚴重得多,但職員視若無睹,難道不是雙重標準嗎?

文豪由萬馬齊瘖的政府管治,香港早就百業蕭條,民不聊生,如今經濟步入寒冬,更是雪上加霜,但梁振英和官員只把責任推給一個小小的光復行動。梁振英見中國旅港人流降低了,就警告港人不要衝擊遊客,「趕客容易請客難」;責自由黨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議員方剛促撒「限奶令」;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姚思榮更誇口批評光復行動不只打殘香港零售業,還拖垮澳門賭業。香港經濟四大行業,是金融服務、貿易及物流、旅遊和專業及工商業支援服務,總增加價值佔本地生產總值57.8%,其中旅遊業只佔5%。九七前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如今政府只視香港為「奶粉城」來管治,更露骨點,是服侍中國走私犯的「娛樂城」。近年中國旅港人流暴增,以前主要是官二代和貪官情婦,他們在名牌店瘋狂掃貨,黑金只流入地產富豪的袋,市民無從受惠。當習近平籍打擊貪官清黨,漸漸由走私犯取代了貪官訪港。中國假貨黑貨猖獗,梁振英便發展香港成為周邊中國人民的購物生活圈,給予中國移民和旅客大量優惠,讓富貴移民炒高地價,大白象工程統統批給中國建築公司,政治特權向中國投資者傾斜,超市擠滿中國遊客,水貨店、藥房和金舖林立,上水成為走私漏稅的水貨天堂。政府才是破壞香港市場的元兇。高地價政策,勾結地產財閥,推出領匯、兩鐵合併等壟斷措施,推高租金,趕絕中小企業,迫走老店,最後迫死香港市民,零售業早就死了。小小的光復行動,是生不如死的小市民,向走私犯發出的恕吼,如上水居民吳太太在港台節目斥直方剛:「不知民間疾苦。」她為孩子買奶粉,「行十幾間都無」,商店職員叫她去粉嶺買。http://www.statistics.gov.hk/pub/B71504FA2015XXXXB0100.pdf

「上水人上水事」及「本土同盟」昨天下午 (6/9星期日) 在上水舉辦集會及遊行,抗議「水貨客」的走私問題,約有百多名市民參與。集會期間,由大波Man率領的忠義民團在警察護航下踩場,與遊行團體隔著鐵馬對駡。 遊行情況大致和平,偶有示威者與警察、街坊發生駡戰及零聲口角。遊行完結之際,警察無理拘捕了兩名示威者,其中一人更涉嫌被控襲警。 其實,水貨客及「有關店鋪」早已收到警察通知,在遊行當天停止「工作」,有些什至趕及在遊行開始前「走多轉」。因此遊行期間,並沒有在街道附近看到水貨客,而有些店鋪什至拉閘關門。慶幸的是,有組織仍舉辦遊行,再次喚起大眾對「水貨客」議題的關注。 若果這個腐敗的政府還是充耳不聞,不肯正視問題,那可預見的就是將會有更多相關的示威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