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咸新市集的新檔落成,這表示嘉咸街舊街市的回憶將會將抺去,經歷香港超過160年風風雨雨埋在新式商場之下。很多舊濕貨鋪已經空置。我第一次來嘉咸街紀錄也是晚上,也是在暗黃色的燈光之下拍攝,對比真的很大。 【2014年的嘉咸街】 http://bit.ly/1W6gnFw            

海壇街收樓重建計劃進行得如火如荼,不少一梯兩座唐樓被收回,為未來發展新小社區作準備,本來屬於深水埗區南昌街,為擺脫品流複雜老深水埗的形象,南昌一號的私人住宅地址是為長沙灣,這個「新長沙灣」地區,開始變得不熟悉。

英國佬登陸香港第一件係起監獄,1841年中央監獄建成,於2006年完結任務之後,就開始重建同埋活化,活化之後會變會個「旅遊區喎」。嗱,成舊嘢宜家重係度「活化緊」 成舊嘢鬼似腫瘤真係「香港古蹟及藝術館」,官方介紹就係咁:(我諗起蓮蓬) 整個保育活化計劃無論就用料、技術、設計上均是一絲不茍、力求還原。在國際知名的赫佐格和德默隆建築師事務所、Purcell及許李嚴建築師事務有限公司等多位國際級保育專家、研究人員、建築師及其他專業人士的共同努力下,16 幢古蹟建築物及多個開放空間得以妥善地活化再用。 赫佐格和德默隆建築師事務所,你唔知係邊個?咪係設計支那北京城個座好好好好偉大鳥巢個班友囉,我就覺得佢格格不入嘞,大家點睇呢?我係呢度貼返2007年影嘅相,大家睇下邊個好啲嘞。  

很多香港年青人大惑不解,為何上一代會對中國充滿幻想,沒有盡力阻止中國從英國手上騙取香港呢?當中國一夕暴富,不少人也對中國的獨裁管治另眼相看,甚至大讚中國的管治模式,比西方的民主國家更有效率,創造更高的經濟成果。 香港人如今嘗到中國的「強拆」了。三月十四日,上水古洞村有人開挖泥機鏟平多間鐵皮屋,居民一夜間痛失家園,無語問倉天,居民黃文化告訴記者寮屋由父親一手建立,他在這讀書、結婚、開農場、養活子孫,一剎那把兩代人的心血掃平,非常難受。接下來,地政總署指須得業主同意,才批淮居民重建,告訴地產商以後強拆民居,就可以把人像垃圾般掃走,收地圖利,的確非常「有效率」,官員也是這樣趕走露宿者、熟食小販、街市小販和小店的。* 「新義安」惡霸李錦超盤居屯門元朗,勾結鄉紳,成立工程公司,積極收地建村屋,也在嘉湖山丘非法傾倒泥頭、挖黃泥和填土,把青山挖成光禿禿的廢地。三月二十日,「土地政義聯盟」發起「以泥還泥」行動,挖走泥頭山的泥土,運去政府總部抗議,過百名警察蜂擁而至,如狼似虎般拘捕李卓人和六名聯盟成員,警員卻和地盤的黑社會有說有笑,之後沒有任何搜查令,就強行帶領聯盟成員李尉入屋搜查,理由是「懷疑非法偷竊泥頭」。你不要驚訝警隊低能,也不要怪「忽得超」李錦超可以指嚇記者,橫行無忌,二零一三年八月,這群鄉紳和黑社會在天水圍高調支持梁振英,統統是「黑色梁粉」,屏山鄉鄕委會主席曾樹和,當年曾口出狂言稱「最想有流血衝突」。官商勾結,警黑一家,這種中國式的收地強拆行徑,很快會激起民憤,市民會直接行動,以流血的代價捍衛家園。 *(這塊土地橫跨兩幅地段,分別由在英屬處女島註冊、股東身份不明的Wise Treasure Development Corp,另外一小部份由恒地子公司添永發所擁有。)

  二零一六年的全球經濟自由度排名,香港蟬聯榜首,但窮人、老人和低下層的待遇,可能是全班最差的。 油麻地果欄外的天橋下面,原本有一遍空地,雖然佈滿大小石屎和石春,凹凸不平,卻是露宿者躲起來喘息的地方。他們寧願忍受廢氣和嘈音,也不願去住所謂的「露宿者之家」,因為那是在垃圾站的樓上,他們也許是失敗者,但也有基本的尊嚴,不會在垃圾堆中生活。 「橋城」原本有數十名露宿者寄住,一直相安無事,直到前年民建聯以「美化」為由,帶頭在天橋底築起花槽,加建鐵欄,現在更增加了工地office,這裡似進行大規模的工程,也清走了露宿者的家當,跟掃走一堆垃圾一樣 。這幾年,政府以「鬥爭」作為管治的手法,下下趕盡殺絕,人民反抗的程度,必定會加倍激烈。   文:文豪 攝影:Kaiser KS

位於新蒲崗的「衙前圍七約」最後一條圍村-衙前圍村將於月底前全面遷出(「衙前圍七約」:沙埔村、衙前塱村、隔坑村、石鼓壟村、打鼓嶺村、大磡村)。衙前圍村的歷史由南宋開始,她經歷香港各種變化,但是最後也是不敵都市的發展,2003年1月,時任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指,衙前圍村物業已被發展商收購和拆掉,決不做任何保育和復修工程保護這一篇香港人的歷史。 【2015年衙前圍村】 http://bit.ly/1NrUA8c 【火燒衙前圍村】 http://on.fb.me/23hhdW8 在午夜時分,當時還在下雨,在將會收購發展的衙前圍村突然起火,一把火把活力商店李生的貨物一夜之間化為烏有,連紙幣也燒至灰,損失慘重。市建局聲稱會為影響人士提供特惠津貼作為補償,但是今至,李先生還未收到市建局的聯絡。衙前圍村重建範圍內的有關土地,已經於2011年10月15日復歸政府,大部分受影響居民已接受補償或安置,並已經遷出,現時尚有17戶佔用人未遷出。           最

  政府當初包裝什麼婚禮主題的重建計劃,什麼「喜歡里」,今天,可以看見這個謊言的達成,建於居民屍體之上的地產項目,人情味消失了,只是見到地產商經紀叫人買樓,和一般的樓盤開售一樣,利東街是政府謊言的好例子,什麼保育計劃,到頭來都是搶地賣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