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璃蝶 (文章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5/01/02/95190)   昨日叱咤樂壇流行榜頒獎典禮中,張敬軒的《青春常駐》奪獎,邀請譚玉瑛姐姐一同上台。然後我才第一次看過那個feature譚玉瑛姐姐的MV……那不是洋蔥,那是催淚彈。 《青春常駐》剛plug上台時,我聽上來沒有特別喜歡。反正就是叫人「珍惜眼前人」的陳腔濫調,旋律也很普通,更沒有軒仔演唱功的Ad-lib,多多少少對軒仔這首新歌有點失望。但我看了feature譚玉瑛姐姐的舞台劇版本,我發現我錯了,我誤判。當注入了靈魂,歌曲就不再是唱出來,而是演出活生生的故事。不用高超浮誇的演唱技巧,而是用歌聲去訴說經歷,觸動人心。 《青春常駐》說的不只是「珍惜眼前人」。軒仔所表達的,是現實的無奈,迫使我們一定要放下過去,才能走得更遠。當2014年譚玉瑛姐姐離開無線兒童節目時,是的,我們也許自私地想要她一直做下去,彷彿在電視上繼續看到她,能夠印證著我們的童年還在,還沒有老去。但時光是殘酷的,沒有東西能夠長存不老。更想不到,《青春常駐》歌詞的第一句,在今天竟成了預言一樣。 叮噹可否不要老 伴我長高 孩子 即使早知 真相那味道 卻想完美到 去違抗定數   上一次本港知名配音員離世,是「大雄」配音員盧素娟,2006年的事。當時令不少市民感到惋惜遺憾。 「靜兒」配音員梁少霞原本同是天氣新聞報導員,在2010年無線新聞進行改革後,再也見不到她做天氣報導,只剩下長門有希的一句「今晚天氣報告完啦,多謝收睇,拜拜。」(註一)梁少霞從此專注幕後配音工作。 然後,剛踏入2015年,竟是「叮噹」配音員林保全離開我們的日子。我當刻看到新聞時,只有呆著,希望不是真的。但理性告訴我,林保全先生的確早已過了中年,終有一天,我們要接受他們的離開。   我不知道還有多少個人要從我的童年離去、或是突然消失於眼前。或者,就像譚玉瑛姐姐所說﹕ 「有好多野真係要放手架。只有張開雙手,你先可以掌握到更重要既野。 就係你既未來。 小朋友,過去既就放低啦。」 不知不覺,從小學、中學、大學、踏入社會,一切一切被時代的巨輪推著走。彷彿沒有意識到,身邊的人和事,也是漸漸在歲月中消逝。…

作者:木星文作為一個零零後,我也不扮老練的說甚麼「叮噹就是叮噹,不是多啦A夢。」因為多啦A夢自我懂事以來就是多啦A夢,就是星期一做完放學ICU,五點二十分的多啦A夢。多啦A夢沒有了林保全先生就不是多啦A夢,就如米奇老鼠沒有了曾志偉就不是米奇老鼠。(?)(派個膠對不起)而此刻,我們都是大雄。我們都渴望有法寶能在惹上麻煩後把我們拯救,渴望有個會跟我們成為一生好友的(機械)人,渴望有一個(能偷窺她洗澡的)青梅竹馬,不渴望但身邊總有個損友和會請食飯的有錢仔。哪怕成績如何糟糕,媽媽仍是會愛著我們,鬧完之後就會呵返。在多集多啦A夢中,對我來說最深刻的是獨裁按鈕(link見comment ) 那集。我不知道為何是特別深刻,也許是我又容易得罪全世界又容易討厭全世界又怕孤獨的性格,令我要好好記住這後果。最後願林保全先生這代表著數代人童年的人物,好好安息。  

對於叮噹配音員的離開,很多人都難免傷感。難道全香港都是叮噹迷,每個星期一17:15都會坐定定在電視前收看叮噹嗎? 當然不是,我們悼的,並不只是叮噹配音員的離世,而是一個共同回憶,一個共同年代的逝去。自70年代起,叮噹一直陪伴著每一個人的童年,陪伴著每一個人的成長,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香港人。大膽地說,童年與叮噹,根本就可以劃上一個等號。 今天,叮噹配音員的離開,也意味著我們要與兒時的黃金時代道別。香港前景未明,不禁令人唏噓地回想起以前的時光。兒童的世界很純真,人與人之間沒有猜忌,沒有懷疑,沒有虛偽。可是隨齡漸長,我們慢慢成長,開始接觸社會,明白到現實的殘酷,當天的小孩已被現實社會扭曲自我,赤子之心亦難以保存。 時間一去不返,我們也許難以找回當初的快樂。是時候與那把熟悉的聲音,和我們的純真,說一聲再見了。 叮噹,那邊見。 2015.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