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基本法》」多媒體互動藝術展覽,展覽由政府新聞處及香港知專設計學院合辦,慶祝《基本法》頒布二十五周年。作品不斷唱頌基法本的功勞、也有讚揚鄧小平,完全沒有美感,除了政治宣傳外,看不見美學的元素。一貫政府低俗的美學觀,這些作品唯一的價值就是政治宣傳,難怪香港搞不到藝術,因為藝術發展帶頭人的品味如此低下。

2008年,這是我最後一次去到還有生氣的牛頭角邨,清晨時分就到達,我走進一定粥品店,吃過一碗生滾粥後開始紀實攝影。當年我還是使用菲林進行拍攝,因此在相片的右下角有日期印2著。整個邨的生氣正在消失,不少的居民已經搬離下邨。邨中也比較冷清,在屋邨的金共走廊有不少的壁畫,紀錄不少居民的生活環境。菲林把回憶紀錄低,定影藥水把溫度留在膠片之上,這是我對有生命的牛頭角下邨最後的回憶。 牛頭角下邨重建了,邨內出現一些所課保育展品,將舊邨左拆拆右拆拆,集合了一堆屍體放在同一個地方,全無美感。是為一個「溝埋嚟做瀨尿牛丸吖笨!」的所謂的保育。其中政府把牛頭角茶餐「重新展現」為休閒區,招牌竟然不是一般會用的標楷體,而是新細明體,不用懶成這樣嗎?完全看不到惜日的生命力,在休閒區還有不少的鐵閘,是將各個商戶的鐵閘拆下來,是是旦旦地貼在牆上了事。其中一個鐵閘中間,印了一個士多的海報,這樣就把士多保育了?把一個社會完全消滅,把其屍體掛起來,就叫保育?

  我兒時第一味人奶都嘔出來,本來香港是一個沒有什麼品味的東西,對美的標準已經受到嚴重的質疑,同樣是政府的吉祥物,左面是香港政府的「吉祥物」,真係廿八座大王,冇人識,右面是日本政府的吉祥物,是熊本熊,兩者差天共地,我很質疑港府的品味,但是近日多件事挑戰港人已經低的品味底線。     旺角大媽唔知跳埋啲乜鳩嘅大媽舞,在一個資本主義社會,一件貨物冇市場嘅話,一定會消失係市場,但係旺角大媽沒有消失,姐係佢哋有市場喇,屌那星,真係估唔到啲人嘅品味可以低成咁,當你覺得大媽已紅係品味最低,阿屌,原來仲有人嘅品味更加低,李偲嫣,屌,你比錢請佢返嚟,都唔好咁核突阿,你做嘅表演鳩鳩流流都算你,因為你冇做開表演,但係都唔洗咁嘔心?直情係挑戰香港人嘅底線(點解仲會有人欣賞?)都唔知佢邊度嚟嘅市場,條友原來完全唔知醜。當你以為李偲嫣已經係低品味嘅底線,屌你,原來唔係,今日有班態變佬個個戴住bra通街走,我明白佢哋係嚟聲援被捕者,但係唔撚洗咁核突?幾廿個阿叔戴住bra周圍走,成件事係比李偲嫣嘅表演更核突,品味低處未算低,大家已經忘記什麼叫美,只記得一樣嘢叫「核突」。香港搞唔起藝術係有原因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