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21

 

二零一四年《中國留學發展報告》指出,過去十年,中國少於十八歲的留學生增加了六十倍。從中國帝吧的「小粉紅」翻牆去台灣撒野,到中國留學生仇視本地生的本土意識,我們發現一個現象:中國年輕人留學全世界,「大一統」思想卻根深柢固,愈接觸世界愈封閉,愈享受自由,愈要破壞自由 。這就是中國新一代,比流亡外國的「六四」一代更「愛國」,甚至更擁戴中共,到底這批人是如何生產出來的?

前中國北大經濟學教授夏業良,是首批簽署《零八憲章》的學者之一,零九年在博客發表《致中宣部長劉雲山的一封公開信》,批評中宣部控制國民思想、阻礙學術自由,三年後被北大解聘,全國幾千所大學,沒有一所敢聘用他。

去年《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他,他指出中國中小學的基礎教育一無可取,只是一個應試性的教育模式,特別強調記憶和重複,缺乏批評和創造思維,歷年無數考上北大清華的狀元,還有所謂科大少年班的精英,最後無人有特別突出的科學成就。因為激厲思維創造的土壤消失了,最後大家都是一味重複、剽竊,或被動地接受上面灌輸意識形態。當今中國維持一黨專政,而且變本加厲,急劇倒退,教育制度已經改革無望了。

至於大學教育,夏業良說:「全國只有一所學校,就是黨校。」中共中宣部牢牢掌握著學院,任何人跟中宣部不同思想,就無法獲得國家級的課題、以及課題經費,即使是私立大學亦無法倖免。當今中國的知識份子,遠不及百年前民國,最好的對比,是民國時胡適和蔣介石平起平坐,談笑風生;當今北大前任校長周其風,仰頭諂笑迎接國家領導人。

他指出中國的權貴階層,把一黨專政的意識形態,強行灌輸給每一個國民,同時拼命把兒女送往外國,接受西方最好的精英教育,就是希望自已的孩子跟別人不同,那才有些特權和本領,將來可以繼承自已來奴役這個國家。這些獨裁者的後代,接受了好的西方教育,回國卻不一定會會變好,像金正恩留學瑞士,薄熙來的兒子薄瓜瓜也留學牛津和哈佛,如果薄熙來不倒,薄瓜瓜回國也不會推動民主、憲政和法治,有領導的後代不去繼承家族特權嗎?

中國學者資中筠曾說: 「在中國所有問題中,教育問題最為嚴峻,如果再不改變,像種土豆退化一樣,一代代下去,人種也會退化。」而夏業良認為土壤敗壞,已經改革無望,這或多或少,可以解釋當今「退化」的新一代。

《自由亞洲電台》夏業良訪問: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2Iz0QAuRTA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