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恐怖遊戲《返校》,背景是戒嚴時期,七十年前,台灣被迫「回歸祖國」後,國民黨實施高壓統治,箝制思想和打擊異己,人人活在白色恐怖當中。遊戲𥚃的中學教師挑幾個聰慧的學生,組織一個讀書會,研讀一些外國書籍,批判一下政府,最後因一名無知女學生告密,被因「叛亂罪」被捕,罪名是「涉嫌散播反政府訊息,走私違禁書籍,組織學生非法集會。」臨走前,他寫下絕筆信,無語問蒼天:「人不是應該生而自由的嗎?自由思想、暢所欲言、無須恐懼;自由信仰、自我實現,自由的愛人與被愛⋯⋯」

在那個殘酷的時代,人命如草芥,即使滿腔血淚,人也會因恐懼而禁言。今天台灣人玩《返校》,當做上世紀的怪談,戒嚴早就過去了。廿一世紀,過了快五份一了,香港人卻要重新經歷白色恐怖,看著身邊的人遭受政治迫害,食環署懷疑宣揚「港獨」,就突然取消「香港民族黨」及「青年新政」在維園投得的年宵攤位,人不是應該生而自由的嗎?香港居民不是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的嗎?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