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一些自願包圍立法會示威的老人,據說是梁、游的「支那」兩字,令他們想起日軍侵華、香港淪陷等,連自己都未必經歷過的苦難,就挑起他們的「大中華民族情感」,每人陳真上身,要去立法會打「日本鬼子」。耶穌臨死前說:「寬容他們!他們做的他們不知道!」這是最深奧、最痛心的憐憫,愚眾最可憐的地方,是不知道自己是愚昧的。

像邵音音這群老人,他們揮著中共的五星血旗,正正是上世紀中國共產黨趁日軍侵華,國民黨忙於抗日自顧不暇,躲在後方壯大勢力,最後奪權成功的。一九六四年,毛澤東接見日本社會黨訪華代表團,親口向對方感謝:「沒有你們侵略中國,共產當時就不可能壯大,就不可能推翻國民黨了。」中共就是這群愛國老人的仇人,但他們胡塗、愚蠢和痴呆,不但分不清謊言和真相,連立法會發生什麼事,社會變成怎樣,都是模模糊糊、不知就𥚃,最後他們做了什麼,他們自己都不知道。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