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SD7707

 

墓位和一個單位,分別不大,都係密麻麻的,一格格的,遠看只是一堆中數字,並不存在任何人的個性,墓中人已經厭倦了世間的虐待,室中人還天天擔當奴隸的角色,只有死了,除歸還「人」這個身份,他們的笑是永恆,我們的笑是虛假。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