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請不要用什麼左什麼右的立場去看這一件事,用什麼什麼的理論、主義去看這件事,只用我係香港人這個角度去看普教中這件事,用香港人去看這件事完全不狹隘,因為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這些是否狹隘就留給那些學者花幾年時間去研究,我只是從一個香港人的角度出發。

普教中我一定不認同,不是狹隘的語言警察亦不是狹隘的本土想像,因為我哋由細到大都係講廣東話同寫正體中文!一個邏輯問題,有一個人,他一直是白飯作為日常食糧,突然有個大隻佬走出來迫你轉食薯仔,然後有一些人走出來批評這個大隻佬的行為,難道大家批評這班人是狹隘的什麼什麼警察嗎?因為我們本身的習慣被迫改變,我們還可以接受嗎?這是一個身分認同的問題,廣東話及正體中文是香港人的像徵,就似皇帝的權杖、和尚的佛珠、神父的十字架等等,若果和尚不是持著佛珠而是持著十字架,會是怎麼樣?道理就如香港人不說廣東話而是普通話,那個和尚是不是和尚,香港人是不是和尚?

然而有人說學中文用普通話是比較易的,因為廣東話是口語,普通話是書面語,我屌你喇!,這樣是香港,學中文用廣東語根本就是我們的習慣,也是我們認做香港人的證據,根本是兩回事,兩種言語都是雖然是用漢字來說的,不過各表代自已的文化,後背有不同的正史背景。以這種邏輯,男人和女人都是人類,有頭有手有腳,不如叫男人用女人的思維學習生活,根本是沒有可能,根本是兩回事,再看看德文與何蘭的差別,為何兩國要區分兩者的語言,為何不叫德文做蘭文?

(請看這裡:http://blog.renren.com/share/1423463102/7510936855)

再講,有人說要包容這些人,我對這十分反感甚至反對,包容包容,香港這個容器容得下嗎?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我們真的要包容至溢出甚至泛濫嗎?這個問題值得需要反思,一直包容,假設前面有一杯清水,外來一些染了色的水,並進水杯內,一直不拒絕這個行動,直到最後,原本清潔的水也會被染了色的水同化了,分不清誰是清水,那個是染了色的水。 清水也會去自已的特性。

網上圖片
網上圖片

「要消滅一個民族,首先瓦解它的文化;要瓦解它的文化,首先先消滅承載它的語言;要消滅這種語言,首先先從他們的學校裡下手。」——希特拉 ,中共正是走著這一條路,用普通話教中文是令到下代失去獨特性,令香港人與中國人基本上沒有分別。當這一代學生長大後,將會長成與中國無異的香港人,這樣,中共的換血的計劃就會成功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