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47917_4659470741168_2776044231126437379_o

夏延—亞拉帕霍人 (Cheyenne-Arapaho)以吃狗習俗聞名。

夏延— 亞拉帕霍人間流傳一個古老故事,傳說族人遭遇飢荒時,家裡的狗對族人說願意犧牲自己予族人充饑。自此逢每年的太陽舞慶典,夏延— 亞拉帕霍人都吃狗肉表示對狗的感謝之情。

 

在現代社會,這聽起來也許是fuck logic; 但細想,問題不在於吃甚麼,而是人如何看待“吃”。 動物為存活而吃其他動物,本是自然定律。 但人類吃動物的原因,可以只為了過癮,只因為未吃過,只因為聽說很珍貴…於我看來,實屬病態。

 

我傾向相信傳說中捨己救族人的,是族內身份低下的人。人無法接受同類相殘,所以傳說中那是「狗」。人吃人,於我來說並無衝突,因為我只執著於吃的原因。人或動物,最終都只是形態不同的一攤爛肉;求存面前,道德又是甚麼?

 

為了那不知多少毫克的蛋白質,生命必須互相殘殺。 這是我無法理解卻自身在不斷重覆的悲劇。

 

大概夏延—亞拉帕霍人認為吃的食物最終會變成他們的一部分,覺得那種融為一體的境界最能表達感恩之情,才選擇吃狗肉紀念。

 

這個境界我也許永遠無法理解,因為我仍舊沉溺於茹葷的慾望與愧疚拉鋸之中。

About 多甩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