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蘭德斯戰場上,虞美人花迎風綻放,

在一排又一排的十字架間,

標示我們最終的歸所;

雲雀依舊翱翔在空中振翅高唱,

聲音細瑣難辨,只因底下戰場槍聲正響。

不久前,我們戰死沙場,

我們曾經活著,沐浴曙光又見璀璨夕陽,

曾經愛人,也為人所愛,

如今卻長眠在法蘭德斯戰場。」

約翰•麥克雷,《在法蘭德斯戰場》(In Flanders Fields)

一花一世界,一詩一永恆。血紅的虞美人花,像徵壕溝中的鮮血,第一次世界大戰,最慘烈的戰場法蘭德斯,就盛開這種虞美人花。一九一五年,一位加拿大軍醫約翰•麥克雷(John McCrae)中校,目睹年僅二十二歲的摯友戰死沙場,隔天寫下這首詩,憑弔摯友。因為這首詩,虞美人花成為全球國殤紀念日的佩花。

國殤紀念日,又稱「和平紀念日」、陣亡將士紀念日」,訂於每年的十一月十一日,紀念兩次世界大戰𥚃犧牲的軍人和平民。各國的紀念日略有不同,香港的和平紀念日,始於一九一九年,一九四五年香港重光後,改為十一月的第二個星期日。香港總督和官員會去中環和平紀念碑,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和悼念陣亡將士。昨日,港島區有一年一度的Poppy Day,為香港退伍軍人籌款。

上世紀生靈塗炭,人類有沒有反省所犯的錯誤 ? 今年我重臨台灣二二八紀念館,館外有碑,碑文曰:「期望世界人類和平。」當時我在碑前思考同一個問題,直到今天,答案沒有改變:完全沒有。人性本惡,將繼續互相殺戮,ISIS要殺盡世界非我族類的異教徒,中國妄想重建兩千年前的天朝,又是一個滿目瘡痍的亂世。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