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暴力

李國章譴責抗議的學生是「暴民」,受公民黨操控,行為如吸毒。他譴責「暴力」似乎道貌岸然,卻偏偏放過真正的「國家暴力」:他自已受梁振英指示整蕭港大,讓警察進入校園驅趕學生,對學生拳打腳踢,還有歪曲事實、替政權塗脂抹粉的主流傳媒,這才是危害最大的暴力。

李國章囂張跋扈,不擇手段,他過去的公職生涯,可謂臭名遠播,曾恐嚇要「強姦」教院,要求罷課學生退學,揚言一定要打敗港大。

一九九九年,當他任職中大校長,只顧把資源撥到與中國院校的交流活動,當時 Office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 Programmes 鼎力支持與哈佛大學合辦活動,則不斷被李國章削減資源,最終靠一群中大學生自行籌募經費,寫計劃書向哈佛大學爭取,最終成功辦好活動。

任職教育統籌局局長時,以「權在政府,最後我話事」為由,強行要合併中大科大,在校友師生反對下告終;之後他又強推合併中大教院,恐嚇當時教院副校長陸鴻基「我會記著,慢慢跟你算帳!」,威脅他開除批評教改的四位教院學者,否則讓當時教統局常任秘書羅范椒芬動手,隨意削減教院的學生名額,警告若教院不肯合併,最終會被「強姦」;結果他功敗垂成,和羅范椒芬雙雙下台。

如今他受梁振英委任當港大校委主席,早前港大學生公投,全校約三份一人投票(五千三百多票),有九成人反對他在校內擔任任何職位;港大校友關注組曾作多次投票,超過九成校友(四千多票)反對他擔任校委會主席。他視若無賭,結果爆出任命副校風波,還有校委會議的錄音洩密,港大學生多次抗議,每次他和校委都是在警察保護下,如過街老鼠般逃走。

李國章企圖抺黑反抗的學生為「暴徒」、「吸毒者」和「紅衛兵」,可謂與國共兩黨同出一徹。太陽花學運,施行「國家暴力」的國民黨,也發動宣傳機器,將反抗者妖魔化為「暴民」,結果學生和市民驕傲地以「暴民」自居,「暴民」竟然成為時髦而營耀的稱呼,最終國民黨弄巧反絀,還在翌年大選潰敗。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