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有些人總要找人伴侶,無論什麼方式也要找人睡在身邊,有人更會用性來換取這一晚的溫暖,漸漸變成病態。生活苦悶,沒有一些生存情趣,缺憾位置由人類最原始的慾望佔領,慾望是人的伽鎖,慾念佔領思緒。不過這是人類的平能,也是天性,害怕單獨在黑暗步行。

 

在慾念、唯物、科技橫行的社會,對自己缺乏認識和溝通,總是被帶領著,什麼是自己倒是不清楚,根本沒有時間思考。奴奴役役的一天過後,晚上由不同慾念佔領,存在的意義是?不斷消費?不斷性慾?不斷生存?

死亡並不可怕,被慾望佔領的人才可怕,死亡只是脫離今世痛苦,離開慾望世界安靜的思考。在世間總會有笑那些肯為自身解脫的魂魄,無知、弱雞。這些人才是可笑。肯主動回到思緒平靜、沒有慾望世界是勇氣的表現,不怕孤單。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