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政治。」一名德國土耳其裔青年說,他在德國土生土長,讀當地大學,說得一口流利德語,也視自己是德國人。德國二戰後百廢待與,輸入大批土耳其人和越南人參與重建,德國招募土耳其勞工,規定期滿兩年必須返回,但是一紙協定卻毫無約束力,這些勞工一待下來就不回家鄉,還把冚家老幼帶去德國定居,這名青年就是第三代子孫,祖父是當年的土耳其外勞之一。在默克爾的大愛包容政策下,近幾年湧入德國的土耳其難民,通常和土生的德國土耳其裔人格格不入。在青年眼中,土耳其是「髒、亂、吵」的混亂國家,會在寧靜安逸的德國生活,才不會返去「認祖歸宗」。

照片:在Heilbronn的土耳其示威者,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文豪攝影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