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93282_1249397028433994_723899465_o

時昌迷你倉大火,足足燒了五日,兩名消防員殉職,實為港殤。消防處長黎文軒應該引咎辭職,政府和建制派應該取消七一慶回歸活動,更要追究真相,是否如流出來的消防員對話所言,原本採用「防衛式」滅火,高層為了邀功,在沒有人受困倉𥚃,不須要救人的情況下,把消防員送入火場,推人去死? 一名消防員Jack在網誌撰文:「我們都不想做英雄」,說自己不怕死,最怕一些「自以為專業的人唔專業」,不想把自己寶貴的生命,放在一些不專業的人身上。當晚他在急症室外,目睹朋友的屍體躺在床上,憤而流淚,問:「點解要推人去死?」、「點解在場沒有一名高官能夠答到發生什麼事?」他回想兩個月前,自己和張耀升及許志傑合照,相信是上天的安排,要他追尋真相,「希望知道真.真相的師兄們與我聯絡。我再也不想聽到處方所發佈的真相!大家明白的!」

當時消防員該如何救火,應該採用「進攻式」還是「防衛式」,這是專業的技術問題,外人也許難以判斷,但外人不應逗留在災場,卻是常識。這場大火牽動無數香港市民的心緒,但外行人插手,通常只會幫倒忙,不是消防員和救護員,在災場十分危險,更連累消防員要幫你擦屁股。當日一名女消防員 Aries 在個人臉書說:「請不要送水送食物送鮮花到現場,天氣熱易變壞,又要麻煩食環派人清理了。」另外,她懇請市民不要打電話到消防投訴及查詢熱線發洩、查詢現場情況、查詢捐款資料,或發表意見,因為控制中心支援全港所有消防行動組,只有廿多人,能夠接聽全港市民的電話,當晚只有一個人,「同一個人!你想這個人全心全意支援現場還是聽你發洩?」

「想幫忙,唔出聲已經幫咗手。」Aries 回憶父親「殺Sir」升職前是消防車司機,一次媽媽帶年幼的她和妹妹們去看火燭,她看見消防車駛來,大叫:「爸爸 !爸爸!」「爸爸一眼看到興奮的我們,露出他的招牌兇狠眼神,怒看了媽媽一眼。」嚇得母親急急拉她們走,從此每當在街上遇上事故,或看到消防車出勤,媽媽必定拉著她們往相反方向走,像逃一樣。她說:「後來媽媽說,火場危險,爸爸知道我們在附近會分心,分心,更危險。作為消防員的太太,她的責任是照顧好頭家,讓可能隨時身處危險的爸爸,無後顧之憂。」

消防員是專業的公務員,當他們工作時,市民應該信任他們,不要干涉,工作的意外和後果,他們會自己負責,如Aries 的父親「殺Sir」告訴她:「「喊咩?做得消防,預咗。」熱心市民送花、𣲙、水和食物;妻子奔火場,和消防員丈夫相擁而泣;救護員抬危殆的消防員上車,記者和龍友一擁而上,搶拍傷者面青口唇白的樣子;民建聯四名成員在災場拍照,政客一窩蜂去現場表演大愛、爭曝光;一名老人幫孫兒在災場拍照,大堆市民堵在天橋上圍觀;公務員和市民打成一片,公私不分,濫情和矯情,是香港「專業精神」的墜落。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