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前,我們餐風露宿,在電腦前廢寢忘餐,咬牙忍受胡椒噴霧和警棍,佔領街頭七十九天,無數人受傷和被捕,流過數不清的血和淚,當時的盼望,是「我要真普選,梁振英下台」,最後無功而回。當民氣潰散,無力回天,港共政權穩操勝算之際,最後「偽政案」方案,建制派議員以「等埋發叔」為由,在表決前集體離場,令議案未能獲三份二議員通過,遭大比數否決,以一場鬧劇結束。

兩年來,學界風起雲湧,抗爭行動此起彼落,我們放棄大規模的街頭佔領,發起一波波小型的抗爭,積極參與大大水水的選舉,盼望可以把兩年前的遺憾化作議席,在建制內逐步改革,最終令梁振英下台。港共政權露出更猙獰的面目,用選舉舞弊、人大釋法,群眾鬥群眾,行政操控立法,破壞司法,逐一剝奪民選議員的議席。我們又再次兵敗如山倒,眼見大限將至,梁振英在意氣風發之際,突然悲慟地退場。

我們的盼望,最後統統以鬧劇結束,不是因為我們的努力,而是波譎雲詭的權鬥,妖氣沖天,變幻莫測,一天香港人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都要繼續活得擔驚受怕,所以抗爭之路漫漫長,我們仍要繼續走下去。

照片: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九日,金鐘夏慤道

攝影:文豪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