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一眾寫手批評本土派忽然六四,又將尖咀的參加者全部歸邊為本土派,又指本土派干涉”別國”內政,借六四之名騎劫,意圖搶奪光環等,簡直可笑。

始乎文妓們忘記了一批人,引述匪共的講法,所謂沉默的大多數,我會是第一個告訴你們,我是一個不屬本土派的參加者,比任何人更痛恨熱狗和芒果佬,只是,我的確再受不了蔡狗的假哭腔,十萬人自 high大叫演唱會,哀樂大放的籌款晚會。

廿五年了,天安門母親都去世了不少,等不了多久,我們每年在維園尻叫大喊,就可以為六四亡冤昭雪嗎?我們的手上燭光再多再亮,後生的一輩有更多人參與又可以代表甚麼?也許支聯會成功保存一個意識和記憶給下一代,但這段沉痛的記憶又可以如何推動下一代,那個所謂綱領似乎永遠停留了在夢想階段,更甚者是倒退!一個又一個民運人士入獄,八九民運平反無期,共匪監控手段日盛,更莫論建設民主中國。

教我為何仍然要在維園永遠的原地踏步,難道就是為了靜待下年又在維園再聚,一樣的擺設,一樣的run down,一樣的下年再會,香港人,我們還要悼念多少個六四?未來,是否要由台灣人悼念赤化了,甚至不復存在的”香港人”?

打算去維園的朋友,請再三思,
不過結果無論如何,我相信,
我們仍然在同一條道路的戰友。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