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元培墓在香港仔華人永遠墳場,曾有人稱他為「永遠的校長」,對我來說他是一個神話,因為環顧四周,香港學界只有「永遠的奴才」。

Untitled-1

蔡元培任北京大學校長後,採取「思想自由,相容並包」辦學方針,使北大成為新文化運動重要陣地,一九一九年五四運動中,多方營救被捕學生。香港的大學校長呢?

 

梁振英整治學界,安插李國章等人出任港大校委會的成員,架空校長的權力,用「等埋首席副校長上任」的籍口,一再拖延任命陳文敏副校長,只因為陳文敏曾經反駁他批評「港獨」論。七月二十八日晚,港大學生會學苑發起圍堵校委會行動,當校委會維持原判,學生衝入會議室抗議,令會議腰斬。學生在聲明《讓我們以光明驅走黑暗》指出:「正是此時此刻,我們看見狼群恣用權力扭曲院校自主,踐踏學生的意志。校務委員會一再無理拖延副校長任命,搬出狂妄可笑的理由,不少校務委員更是出身港大⋯⋯敢問一句,你們忘記眀徳格物了嗎?」

 

他們當然不會在意「明德格物」的校訓。事後,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直言要搜證報警;校委李國章指斥學生的行為是「文化大革命」;港大外科學系主任兼委校委會委會盧寵茂,當晚鬼祟佯裝倒地,企圖嫁禍學生動武,陷害學生。中文大學大中大前校長劉遵義在明報撰文,大駡上週二在港大停車場圍堵妻子的人是「暴徒」、「小混蛋」,應該小懲大戒,判監禁一天或一百小時社會服務令。

 

這些校長過去一直為虎作倀,向當權者獻媚,憎恨反抗的學生和市民,不惜置諸死地。盧寵茂曾經用癌症比喻雨傘革命,指控雨傘革命的抗爭者是「恐怖份子」,公開支持偽普選方案;李國章曾任教育統籌局局長及中文大學校長,去年大中學生罷課,抗議中國人大封殺香港普選特首,他就批評罷課學生是「紅衛兵」,要求有關學生退學。

 

一九一九年,北京大學等高校學生發起「五四運動」,遭北洋軍閥鎮壓,三十二名學生被捕。蔡元培率領北京十四所高校校長營救學生,並聯合發表聲明說:「學生的行動,為團體之行動,即學校之行動,決定只可歸罪校長,不得罪及學生一人。」蔡元培多次表示如肯釋放學生,「願以一人抵罪」,最終令北洋軍閥低頭。今天看來不是神話傳說嗎?

 

中文大學沈祖堯校長三年前在校長網誌發表《我的中國心》,獲文匯報大加讚揚,全文轉載。他寫道:「二○○八年北京奧運,中國運動員鄒市明成為了首位在男子輕蠅量級拳賽中贏得金牌的健兒。在賽後,他圍上中國國旗並說:『我們不再是東亞病夫了。』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我為自己是中國人感到自豪。」今天這篇文章已經偷偷從校長網誌刪除了。

 

中共篡改歷史,比起沈祖堯無恥百倍。今天北京舉行「抗戰勝利暨反法西斯戰爭70周年」大閱兵,其荒謬在於:一個邪惡的法西斯政權,去慶祝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一個只有六十六年歷史的國家,去慶祝抗戰勝利七十周年;一個借日本侵華坐大的中共政權,去慶祝抗日戰爭勝利。 毛澤東於一九六四年參加第二次亞洲經濟討論會,日本資本家南鄉三郎就日本侵華向他道歉,他反而當面感謝日本侵華,削弱了國民黨,令共產黨得以坐大。「如果沒有日本帝國主義發動大規模侵略,霸佔了大半個中國,全中國人民就不可能團結起來反對帝國主義,中國共產黨也就不可能勝利。」

 

九月三日,忠心愛國的沈祖堯終於得償所願,獲邀參觀中共偽抗戰勝利七十周年閱兵大典,同行還有嶺南大學校長鄭國漢、城市大學校長郭位、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和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得到主子的青眛,恐怕沈祖堯不只熱淚盈眶,還會當場失禁。

 

文豪 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