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的立法會選舉,我支持「熱普城」,盼望當中有二至三名參選人當選,會有 一絲絲改變的希望,結果只有我投票的鄭松泰當選,不盡如意。如今特首權鬥,群魔亂舞,這個三權互鬥的垃圾會,我不寄望它能夠議事,多癱瘓一天就是一天,減慢香港沉淪的速度。

建制派計劃再次發動流會,要阻止梁、游二人宣誓就職,唯獨放生劉小麗。由此可見,中共視「青年新政」和本土派同為敵人,也反證了「青年新政」不是共青團,「受中共打壓,等於是中共內鬼,合作演戲」,如此暗黑八奇的推演,恐怕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青年新政」在宣誓的表現再幼稚或不堪,加上外媒煽風點火,客觀來說,就是侮辱了中共,就是一種議會抗爭,如今付上代價,面臨中共龐大的反擊。你不用相信任何一個政客,你可以視他們為政敵,在這件事上,即使不支持,也應該冷眼旁觀,樂觀議會繼續流會癱瘓。

也許梁、游二人不經大腦,七情上面,但起碼不是老奸巨滑。最恐怖的,是他們見這邊陣營咁難服待,表演抗爭都會受千夫所指,把心一橫,索性接受建制收編,泛民化和社民連化,真的做一個政棍撈油水,你也完全奈他們不何。唯有在香港,政黨可以任意妄為,當選民是臭四,而不用負上任何責任。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