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SD2617

 

青年學生拒絕出席支聯會的六四悼念晚會,遭政黨、社會和傳媒人口誅筆伐,令我想起民國。資深學者資中均說:「我認為國民黨之所以垮臺,一是因為腐敗,二是因為腐敗還不徹底,就是說官場是腐敗,而整個社會沒有腐敗,教育、文化、新聞界沒有腐敗,知識份子沒有腐敗,所以他們還追求正義,覺得受不了這個腐敗的政府,要想辦法反對它。」

香港的官場、教育和新聞界全面腐敗,剩下的知識份子,還保留多少良知,會否獨立思考,還有挑戰極權的勇氣,決定香港能否苟延殘存,直到重光一日。各大專學生會另起爐灶,舉行論壇或自行悼念,可見青年學生沒有遣忘六四,他們更進一步,從中思考世代和香港的前途問題。

他們還追求正義,受不了腐敗的支聯會,口說「建設民主中國」,意思是推進中國民主,改變香港的命運,但元老司徒華是共產黨員,一生協助中共殖民香港,臨死前破壞「五區公投」;前主席李卓人八九年前往北京,違失香港人的二百萬捐款,有寫「悔過書」出賣民運學生的嫌疑;現任主席何俊仁所屬的民主黨,二次跟中共密室談判,屢次出賣香港的利益。「鴇母龜公」是形容支聯會虛偽,年年宣稱「薪火相傳」,但永遠由同一班老人交棒,如同採陰補陽的老妖。

青年學生從沒有反對悼念六四,他們只是反對支聯會,但遭受一班成人群起攻之,上綱上線,如把形容支聯會「鴇母龜公」愉換成侮辱六四死難者,把青年學生的言論,和參選的本土政黨混為一談,言詞之刻毒,手段之卑鄙,目的有二:摧谷當晚維園悼念晚會的人數,在九月的選舉打擊本土政黨。可見社會真的腐敗,所謂的傳媒人、知識份子和專業人士,都是卑鄙小人,青年學生的良知,是照亮社會,不至於徹底腐敗的唯一燭光。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