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人叛逆

中國的黃河和長江,決定了南北人民兩種迴異的人格,粗略的分別,是北方人質樸和保守,南人慣於安逸,滑頭和世故。但南方多了一條珠江,再細分為江浙和兩廣,林語堂稱江浙人:「精明的商人、出色的文學家、戰場上的膽小鬼,隨時準備在拳頭落在自己頭上之前就翻滾在地,哭爹喊娘。 」反而讚揚廣東人:「他們充滿種族的活力,人人都是男子漢,吃飯工作都是男子漢風格。他們有事業心、無憂無慮、好鬥、好冒險、圖進取、脾氣急躁。」

 

中國的統治者忌諱粵人,因為粵人以颠覆作反稱著,太平天國的洪秀全、中華民國的孫中山和汪精衛,都是廣東人。

 

廣東的海豐、陸豐以叛逆作反馳名,海豐有個「農民運動大王」彭拜,曾經當中共臥底,出任國民黨中央農民部秘書,暗中煽動農民造反,不久被揭發,國民黨開始「清黨」,中共發起武裝暴動還擊,彭拜領導南昌暴動,失敗後隨軍南下廣東,十月發動海陸豐暴動,佔領海豐、陸豐兩縣,成立「海陸豐工農兵蘇維埃政府」。

 

二零一一年,廣東陸豐烏坎村反抗當局征地,兩萬村民同仇敵愾,趕走村所有中共政黨官員,包括統治該村近三十年的黨委書記,推行臨時理事會,踢走村記自治,已經等同革命,而中共鎮壓不了。

 

今年十月,廣東十一個村上萬名村民示威罷課,抗議汕頭政府修建垃圾發電廠。十一月二十九日,逾千武警出動裝甲車、催淚彈和水炮圍攻村民,村民堆起媒氣罐阻止武警,執起農具和棍棒迎擊,燒毀了一架裝甲車和挖掘機,擊退了武警。

 

香港也有個「教主」黃毓民,在大氣電波針砭時弊, 言行火爆,封咪後進入議會,即開立法會百餘年來之新氣象, 先後創立「社民連」和「人民力量」,憑五區公投和立法會拉布戰,還有向香港特首掟玻璃杯,因此被控「襲擊梁振英」,黃毓民都開創先河,也將歷史留名。他的徒弟黃洋達,立法會選舉落敗後,創立「熱血公民」和「熱血時報」,投身社運和政治,打出「香港建國」的旗號,反抗港共政權。他們都是地道的香港人,而黃毓民祖籍陸豐,黃洋達祖籍海豐,體都流著廣東人的叛逆之血。

 

難怪中共視香港為心腹大患,千方百計要消㓕廣東語,因為香港多粵人,從來都是顛覆基地,是辛亥革命的發源地,革命黨以香港作大本營,顛覆了清皇朝,建立首個中國共和國,十人內閣中有兩位是香港人。當香港落入中共手上,又成為了大逆不道的「港獨」思想發源地,勾結外國勢力,顛覆中國共產黨。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