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含有大量粗口,如果睇到粗口會好扯旗嘅人就請你哋唔好睇)
DSC_0769
給反骨仔民主派議員的一封公開信

民主派議員勛鑒:

你好,我是早前被警察扑爆的凱撒。於此動盪之時撰信,只希望你們能夠不要做出賣香港,以及接受我屌柒你們。在2014年11月3日警方申請額外撥款支付超時補水,泛民竟同意此舉,身為民主阿嬸的劉慧卿更稱「部分警員連續當更40小時的情况不能接受,而警方在佔領期間的確做了很多工作,而且工作時數不能騙人……認為撥款與警權問題,不應混為一談,所以如有需要,會批出有關撥款。」請問民主阿嬸你被人扑爆過頭未?為什麼那麼多嗲?你知道當晚的差佬是如何機械式攻擊市民,即使我已經說明了我是受傷了的記者,差佬還是起勢咁扑下來。加上我現在還未有賠償,不知我在未來會不會變了痴線佬,現在你們這班撚樣就去支持差佬加人工,即是默許差佬的仆街行為吧?

你們這班撚樣不代表我,因為我在受傷後並沒有舉行在什麼什麼的記者會,進行一個集體譴責飛機大會。然後光環黙然給你們搶去了,結果你們用了這個光環做了什麼?沒有找到行凶的警員、沒有幫受害人找到賠償、沒有繼續聲討——乜撚都沒有做。早前金鐘警權監察飛機大會說,若果見到警察濫權時要用雙手抄低警察資料﹗雙手竟然不是去擋警察的毒打,真的太可笑。這也算了,因為只是打飛機,沒有什麼法律效力。但是到了今日,這些反骨仔,取得受害者的光環後,不但沒有幫助受害者,反而倒伐走去支持差佬﹗你不要說他們只是打份工,因為他們一穿起制服就是代表政府、代表政府的權力,而非打工仔的身分。(你哋班撚樣議員可唔可以話你哋係一個打工仔,乜撚柒事都唔關你事,拍拍屎眼咁撚樣走咗去?)再者,他們沒有留情地去攻擊手無寸鐵的市民,你可以說他們是都是接命令的工作,但是他們可以選擇打歪、打手腳、輕手打等等,但是他們沒有!他們棍棍都瞄著頭部打下來,你自己唔識上網搵個仔教你上去睇下差佬點放催淚彈,次次都是投在人群當中,是攞你命的行為。現在你們這班契弟只是出賣香港人的一班反骨仔,出賣被變態差佬襲擊的受害者﹗

請問你們,在日本佔領香港時,見到日本皇軍殺人殺得好辛苦,日日夜夜都在殺人,經常OT無補水,你們這班以劉慧卿阿嬸為首的撚人是否要去搵多拉A夢借時光機回到過去,支持他們加軍糧?

現在我提醒你們三點:

(一)切柒謝罪
(二)放過香港,解散立法會,並不會再參與選舉,好讓有智慧的民主戰士能上位
(三)收回今天的議案

敬頌 秋祺

凱撒 謹啓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

About Kaiser K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