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自律與道德他律-回應安德烈: 中大左膠的獵巫傳統:我的理想凌駕你的自由
(http://polymerhk.com/articles/2016/01/25/27047/)
道德自律與道德他律-回應安德烈- 中大左膠的獵巫傳統:我的理想凌駕你的自由

1月25日安德烈出了一篇名為 「中大左膠的獵巫傳統:我的理想凌駕你的自由」的文章,當中提到及主張道德自律而非他律.單是政治道德自律與他律已經是個好題目,因此以此為題,作拋磚引玉之用。政治道德不可能是自律。

首先,政治,是眾人之事,是規定與維持社會結構,的過程與決定。此決定要達到其應有成效,首先要得到各公民之承認與遵守。但顯而易見,政策上不可能每個決定都得到所有公民的認同。對於每位單一市民,當中必有某政策與其價值觀,或其自身道德觀產生矛盾。因此政治道德不可能是自律而必然是它律,而它,是指整體社會。其次,如果政治道德是自律,那憑什麼指控他人?那憑什麼否決他人之觀點?如果某人之道德觀有如古代帝制一樣(當然那人是帝),他侵犯了你的「自由」是否也應被諒解?

將其「理想」強加在每一個個人身上當說到共產主義是某種將其「理想」強加在每一個個人身上的政治主張時,我看它只是不幸地曾經在這塊土地上實驗過而失敗了,因此眾人也將其加以否定.當說到政治主張,有那一種不是「將其『理想』強加在每一個個人身上」?歷史上每一個政制,都是強加於各人身上。包括資本主義、自由主義、民主。即使是無政府主義,主張還原人類原始社會形態,或者真正的無社會狀態,首先都必然需要土地與糧食再分配,因此必須社會上所有人一起進行,因此必先將理念強加在每一個個人身上,或簡而言之,迫使其屈服。試想像一下:有一條食人族村落,可是村長卻不吃人,並且認定生存是基本人權是尊重人的表現,於是在村裡對村民發表了很多論述。不過村長很仁慈,並沒有強制大家不准吃,容許大家繼續食人。問:這樣的社會,對於村長,是否正義? 村長因為尊重「人權」而選擇不吃人,卻眼見身邊其他人繼續殺害他人,這合乎他自己的道德觀嗎?自由根本就是假仁慈!

超驗正義

人類或許是注定群居生活,但人必然是注定與他人發生衝突。原因正是自我的道德觀中存有正義/真理/真相。而此真理,不只限於自我,而是擴展到所有能感受到的領域。自我的道德觀是超驗的(於自我眼中也同時是先驗),主觀地決定了何謂真,何謂正確,以致日後與他人的正義出現分歧,無可避免地為了自我的正義而「戰鬥」。因此即使「自由」這觀念已被所有人接受,分歧仍會不斷地發生。

自由是阻止不了衝突,因為自我裡從來沒有其他人。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