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KSD9081

在早前四月,我看到一則新聞是講述一名疑因擔憂離開庇護工場後找不到工作而自殺的事件。而關注精神健康的慈善機構「利民會」,其轄下黃大仙中心主任溫健𤋮坦言,復康者面對重投社會的轉變,當中的壓力和適應力確實較一般人大,憂慮更多,但機構會有社工跟進及熱線服務等。1這看似平常的跳樓案件卻引起了我對庇護工場的關注,我開始疑問,其實要讓康復者能夠融入社區並在社區中工作,又是否單單提升他們的工作技能,讓他們有工作做,便足夠呢?

其實香港的康復服務主要也是朝著讓殘疾人士都能過正常的生活及盡展所長,為社會作出貢獻為發展方向。目標主要也是協助殘疾人士盡量發展體能、智能及適應社群生活的能力,鼓勵他們融入社會,從而享有與其他人一樣的平等權利。2當中的其中一項服務庇護工場便是透過特別設計的訓練環境,為一些因殘疾而未能在公開市場就業的人士提供合適的職業訓練,增強他們的工作能力,配合為社會作出貢獻為基本。而庇護工場的範疇主要有洗衣服、洗車、車衣和清潔等。

在提供特別設計的訓練環境下,這項服務無疑地是能為康復者提供技能訓練,讓他們在有殘疾的情況下仍能發揮技能,盡展所長而不是一無事處。而且,輔助就業亦令他們能在社區中發展,融入社區中生活,不再是以醫療模式為主流。以往的治療模式,只將殘疾視為疾病,把他們當作是病人看待並把他們困在同一地方治療,忽略了殘疾人士其他方面的需要。3後來,社會模式的出現,治療模式的方向開始有所變動。人們亦開始發現有時問題其實是源於社會壓制的,例如歧視及不公平才是引起殘疾問題的根源。4所以,現時的復康服務轉投在社區中進行,開始讓市民了解多些康復者之餘亦讓他們慢慢在社區中得以接合。

不過,雖然說庇護工場有其好處,但其實也有不少問題需要我們去關注的。首先,這項服務可能會導致過份保護。一般而言,庇護工場中的指導者的包容度也較大,主要也是鼓勵他們完成任務便可。而且他們亦較有耐性地指導,相對一般的公司,也較少責罵康復者,這難免會形成過份保護的 情況。當庇護工場和外面世界有這樣的落差時,在主要提供技能訓練而較少著重康復者心理發展的情況下,是否單純評估康復者的技能是達標程度便表示他能畢業,融入社會呢。就如先前所提及的新聞 亦指出其實有不少復康者是十分擔心畢業後的道路。也許他們技能上達標,但其實在心理上他們並未有足夠的準備什至是支援去迎接這突然的改變的。

其次,庇護工場和社會有這樣大的落差,也可反映到公眾教育上的不足。現今香港,普遍對康復者的認識仍未有很大的了解。例如,庇護工場多是以閉門的工作形式作訓練,不少市民對內裹的運作也不太認識,亦不太清楚。所以在這種認識不多的情況下,市民自然更加難以體會復康者的情況並給予支持及包容。

另外,其支援服務亦是不足的。支援模式服務其實主要是強調個人的全面支援需要,著眼服務使用者喜好、才能及夢想。而復康工作員則由專家的角色轉為促進者。5反觀現今香港,主要仍是以復康工作員為主導,而且也較則重復康者的技能方面。另外,所提供的渠道讓復康者發展他們的夢想也是有限。如前文提及,現時的就業工作種類仍較少,亦未必能讓

復康者根據喜好進行更多的選擇。另一方面,新聞中「利民會」的黃大仙中心主任溫健𤋮亦坦言,復康者面對重投社會的轉變下,壓力也會較大,反映出其實支援服務及心理等評估是很重要的。即使有一些熱線服務和社工跟進,其實仍未足夠的,因為問題的重心其實是在於他們心理上根本未能準備好面對外界的工作。所以心理的評估亦是必須的。

為了改善以上的問題,我亦有以下的意見。第一便是加強在社區的接軌。就如我先前所指復康者其實未有心理準備重投社會工作,除了進行心理評估後才決定畢業外,亦應加強與社區的接軌程度,減少落差。例如,我仍為現時的服務提供不應則重在社會企業方面,而是當學員在庇護工場中學習時,會否有一些在社會的工作場所進行實習的機會。由此,可讓外界亦可多接觸他們了解他們,而不單是困在工場學習。而且亦能讓他們體會到真實社會工作的環境是如何。否則,當一畢業時便要他們離開會使他們一下子適應不來。

第二,我認為繼續加強教育是必須的。為了讓外界對庇護工場的復康者有更深的認識,從而明白他們的努力並減輕歧視,我認為主要要做便是讓他們有多些接觸及交流。例如讓外界參觀庇護工場,讓復康者進行一些分享,令外界有更多的了解。

第三,鼓勵增加更多方面技能就業訓練,亦能讓 康復者有更多發展空間。以現今庇護工場的在職培訓來看,其職業選擇仍然有限,令康復者在發展夢想和才能上有限。所以增加更多方面技能就業訓練能為他們提供更多出路。

總的來說,其實要發展出一套更完善的庇護工場支援服務,多方面的配合是必要的。例如要提供到更多方面技能就業訓練,直接由社會的一些工作地方去提供是最直接的,而不是單靠社會企業的一己之力。另一方面,當社會大眾減輕歧視,對復康者的康復能力也是有較大的幫助,因為支援網絡和社區資源亦是很重要的。

參考資料

1康復者多出路 利民會有24小時熱線服務 ( 2015.4.7 )。蘋果日報。取自: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breaking/20150407/53610541

2庇護工場(2005)。社會福利署。取自:

http://www.swd.gov.hk/tc/index/site_pubsvc/page_rehab/sub_listofserv/id_shelteredw/

3江紹康 (1994)。(康復社會工作)。收錄於周永新《社會工作新論》。 香港:

務印書館。

4 Goodley, D. and Rapley, M. (2001). How do you understand “learning difficulties”?

Towards a social theory of impairment. Mental Retardation, 39 (3), 229-232.

5黃敬歲 (2003)。《如何透過「家居訓練及支援服務」讓殘疾人士真 正享受社區

生活》。 香港社會福利署Sharing Session on Models and Programme Design in Community Rehabilitation Service Project – Current Approaches and Models in Community Rehabilitation: Philosophy, Trends and Study Fundings 講稿。

About 小音

小音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