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底遊歐,在德國鄉鎮跨年,也探訪了捷克和波蘭,可謂大開眼界。德國是個汽車大國,很多德國人都用汽車代步,但是街道潔淨,空氣清新,我在街上連廢氣都嗅不到。抬望眼,天空白璧無瑕,太陽下山後,夜空可見滿天星斗。

我對德國的看法,跟一百年前孫中山對香港的看法一樣,不論社會、民生、教育、環境和文化,幾乎任何一點,德國都遠較香港先進,即使近年默克爾倒行逆施,但受傷的巨人,都是遠勝侏儒。我認為任何一個有正常智力的人,都會讚嘆德國的先進,在它面前自慚不如;從未見過如此清新的空氣,如此整潔的街道,路上幾乎沒有垃圾,所有人自律守禮,幾百年的歷史文物,一棟棟完整保留下來,和現代的城市設施融為一體,最先進的國家,就是用最先進的科技,保留最古老的自然環境和文化。

歐洲國家普遍遠較香港文明,這個差距之大,在我有生之年,香港都是望塵莫及。我醒悟到,垃圾的中、小學教育,已經做成香港人先天缺陷,先天的思維殘障、文化白痴,要靠後天的努力和際遇,經過痛苦的過程,才能成為文明的現代人,要比歐美人繞多好幾個圈,所以香港人普遍不如歐美人。

一般人以為,香港教育和歐美教育比較,是填鴨教育和開放教育之別,這是錯誤的,香港連「教育」都不是,只是洗腦、騙財和操練無用技能,用香港「假選舉」和美國總統選舉比較?連比較的資格都沒有。我們如漫畫《怪物》𥚃東德「511幼兒之家」的實驗品,洗腦實驗的餘毒之深,終身如影形,很多人一生都擺脫不了。

圖:Kaiser KS

About 文豪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