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愛打機器人大戰,有時會打 Devil May Cry,三國無雙7 。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有隱藏路線,只要滿足以上條件,就可以走另一條故事線。三國無雙7的故事模式,會直接告訴你在某關卡達成什麼條件就可以觸發 IF 劇本,玩家可以選擇跟另一武將對話,開始另一個全新的情報。香港大學的退聯公投,一石激起千層浪,教其他大專學生會爭相仿效,背後也有相似意義和抉擇時刻。小人以前寫以下Facebook Post ,大家也分享來看。既然大家對我的退聯沙盤有興趣,我就藉機進一步推演,分析退聯的去向,同時請求大專生紮根本土,光復校園。 從佔領開始,大專生不再支持雙學,甚至反思香港日後出路。雖然大專生高舉和平理性的旗幟,貫徹實行公民抗命, 希望喚醒群眾,不過村民冷淡的反應和回覆加速傷透抗爭義士的決心。自從周永康的反證、龍和銷兵、公子獻頭,教港人討厭雙學,成為眾人退聯自立的導火線。頭破血流,淚滿盈眶,是不可磨滅的悲痛現實,絕非《最新蕭析:我對退聯公投的失算》作者所說的每每到了實踐,就連自己都做不到,用了感情去判斷,而非用理智去判斷。理念每到實踐階段總有變數,甚至推倒重來,無一行業或行動都有例外。工程師,Programmer,甚至水貨客的判頭,保險Sales,吳克儉的專業團體,都會恆常開會,檢討進度,捽數拆彈。現實告訴你錯了,就要反思。路線不對,改。 改變路線成功,是增添假設。理念只會走向套套邏輯,更難解釋世事變改。改變路線失敗,就是理念錯誤,任你詮釋和詭辯也沒有用,更不會減少受傷被捕的人數。以上種種爭論,教大專生重拾個人思考。大專生是否如以往般推祟權威呢?退聯表態公投,就是尋求答案。 退聯表態公投,除了重拾獨立思考,亦是爭取本土利益。君見雨傘過後不少本土學社和網絡組織抬頭,希望會聚同道中人,起學聯飛腳。雖 startup 成本較低,但資源有限,不夠學聯和學生會疊水,更不能如某幾個社運組織可以一邊炒賣物業,一邊探究波希米亞和失敗浪漫和後現代女權主義的性愛解放。既然,擔水只有學生會會費那麼多,大專生只好來一次退聯公投,邊個硬淨就邊個留低。 學聯和部份大專學生會沿用共識制討論,沒有得到眾人認同「阿媽係女人」的 Agenda,是不能終結討論。退聯公投,更是反對意識統戰和重拾精英帶領的貴族精神。如果退聯成功,有以下事件發生: 退聯成功,引發更多大專學生會主辦退聯公投,學聯要員只可掌控數個大專學生會。當人數減少,會費收入減少,其小農內鬥的劣根性驅使權鬥,失去尋求共識的動機和意志。一眾老鬼會叫下莊不要團結分化,誰會笑得最開心,XXYY在偷笑,最後只會被批鬥一份,放上私人資料,來個網絡公審批鬥。 退聯失敗又如何?學聯和共產黨笑得開心,本土朋友笑得更開心。自港視風波開始,社運左翼矯情假意,乞相盡出。本土朋友見有實質材料。「討伐左膠,光復八大」可以出師有名。加上眾人自開講台,漸成議政之風。當大專生就每個議題強迫學生會表態,學生會為了不要得失學生和學聯,被迫左右不是人,一是跟學生開片,一是跟學聯常委開片。一眾老鬼又會叫人團結,結果如上。…

根據 New Bill Would Make Wearing Hoodies A Crime,一位美國共和黨國參議院議員 Don Barrington 打算在二月引入一條 新例,假若奧克拉荷馬州 (Oklahoma) 的市民有意隱藏身份,戴上面具、著 Hoodies(衛衣)、或其他遮蓋衣著,會被罰五十至五百元正不等 (當然喺美元埋單啦,港紙就約四舊水至四張金牛左右)和坐一年監。究竟,通過呢條一刀切的法案,能否真正杜絕盜竊等犯罪呢?香港政府又會不會借機通過以上惡法,加大秋後算帳的力度呢? 訂立新例之背景始於八、九月,當時美國各地藥房搶劫案都在上升,不斷有人到藥房搶奪處方藥物,在2007年有32宗,至2008年增加一倍多達到68宗。一位奧克拉荷馬州的官員說,藥品偷竊從2007年的31起增加到2008年的42宗。根據奧克拉荷馬州州麻醉品與危險藥物管制局(Bureau of…

其實由英治時期,也有不少冠麗堂皇的發展理由,合理化拆卸美利樓遷址重建,直至著名的皇后碼頭,皆被拆下重建。根據1976年實施的《古物及古蹟條例》,古物諮詢委員會與古物古蹟辦事處空有架構而無實權,清拆文物方針全取決政府態度。至今,條例沒有改變。沒法子,香港的土地不是真正屬於香港人。即使,任憑數十萬人的理性聯署或和平遊行,只會被一群「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豬民支持繁榮發展,反將一軍。筆者認為,要真正做到原址保育,拒絕低文明侵蝕,只有走上充滿腥風血雨的獨立路上。 我已經豁出去了。你,準備好未?

遮打革命歷時數月,港府一字不回,任由警察暴力清場,其後以鳩嗚、掛 Banner、流動講台的形式苟延殘喘。有些人會覺得奇怪,港府剝奪港人的普選權利,叫人「袋住先」,但仍無動於衷,堅持「民主不能當飯吃」。另外有群人反對「民主不能當飯吃」,要爭取「真普選,民主自由」,聞異見即反,不管親共與否。村民不斷訴諸群眾和大台文化,最終只會走向內鬥絕路。 從眾,漸成相互取暖之風氣。人自古以來都是群眾動物,習慣跟眾人合作分工才可生存。人經常會有一種傾向,去從事或相信其他多數人從事或相信的東西。這已經決定了人民有兩種生存方式:獨立、或「埋堆」。有才之士固然可以克服以上心障,自強獨立。信心較弱但意念相近的人會自然「埋堆」,加速思想同化,急求共識,陷入團體迷思之苦劫。 豬灣事件 已是活生生的史例,加上中國人、香港人重關係,厭思考,內鬥DNA和文革之風深入骨髓,心靈空虛,欠缺精神寄託,於是不斷尋友或造神。Facebook、Instagram 現今大行其道,村民覺得影張相、打行字,方便upload ,自自然然,越來越多人愛跟從朋友動態、相片,亦喜歡把自己的一舉一動,甚至詳細描述何時何地何人何事都寫上去「搏 like」、「廣 share」。時間日久,漸成「從眾效應」。港人不想自己被孤立,所以經常不經思考就選擇與大多數人相同的選擇,「大家也同意,就代表是正確的」。其後,有一群網民想被讚被 SHARE,於是有了什麼求讚、廣傳的文章相片。久而日知,他們只活在虛幻的世界,懶管現實的剝削,日後被欺詐?不要緊,去那個群組或自己 FANS group 自己打飛支吧。 泛民土共議員和打手合力「打造」非黑即白的輿論,。他們議事經驗較高,言話造詣較高,財力較強穩,加上左翼社運團體經驗較多,深諳「司徒華」大台操群的暗黑兵法。當年搞群眾運動的司徒華,曾教導後輩,搞群眾運動最重要是「控制到支咪,並確保有電」,這便能一人發聲及指揮群眾,其後輩屢故用形容詞、定性名詞的混淆語意迷惑人心,什麼「民主不能當飯吃」,「我要真普選」、「還我民主自由」,皆植入聽眾腦根,杜絕村民唯一會思考的蘆葦。每當有爭議或方案出來通過,他們必定叫自己網絡的人出來遊行,打張卡,證明自己有來抗爭。由於上段所講的社交網絡,取暖呃「like」可謂影如反掌。所以,就開始轉型,叫了「階段性勝利」、「大家一齊俾D掌聲自己好唔好啊」之類的口號綑綁群眾,杜絕人民的身心武裝意識。其後唱完又再唱的「This is my dream」、「撐起雨傘」,或藍黃絲帶之爭,每次都要麻醉人民的第三立場、獨立思考、和即時應變。CY 見人民分成兩派互鬥,自己坐在電視前「食住花生當睇戲」,只會開開心心日日講「屌你正一港豬來」。 基於兩派合力「打造」和從眾本性,人民已經放棄了獨立思考,甚至常識也被遺忘了。「爭取民主自由」,「我要有得揀」,本來就是常識到不得了。上街抗爭反建制,本來就是跟呼吸一樣自然。再說起10月1日衝或不衝,我可是猶疑不決,但之後的故事情節已清楚告訴了村民「我恐懼、我誤判、我愧疚」。毛魔有曰:「革命不是請客吃飯。」暗籲革命不是眾人小組討論去哪唱K般兒戲。多得LARRYLO對花膠一鞭我走去搵返晒革命初期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