毁滅菲林,只是投射「需要忘記」。 對於人來說是忘記,對於菲林來說是毁滅。 攝影是紀錄和別人的關係,一直只有創造? 毁滅影像和創造影像的感覺有沒有不同? 可能是結識的喜悅,可能是結束的傷感。 攝影是一樣很感性的創作,為相片注入靈魂, 過於冷漠創作不到好的作品;毁滅算是抽回靈魂? 沒有太多人能毁滅過自己的創作,沒有答案。 毁滅是一下子的事,建立需要一段時間。 死亡是一下子的事,成長需要一段時間。 人類知道毁滅了的東西不能重來。 只有繼續不斷成長,煩惱著很多東西和責任。